0°

乡村民宿火热,城市民宿该怎么办?

民宿之间互相模仿,同质化现象严重

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消费需求的细分业态。”指导意见发布后,短租民宿一跃站上风口浪尖,各地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初步核算,截止2015年上半年,中国内地民宿约4万多家,民宿行业从业人员达84.7万人。短租民宿已成规模,蓬勃发展的乡村民宿与城市民宿共同谱写出民宿发展的篇章。其中,城市民宿通过途家、小猪短租、蚂蚁短租、木鸟短租等互联网平台实现跨越式发展,乡村民宿在地方政策的鼓励下突破壁垒实现民宿协同乡村旅游共同发展。

乡村民宿火热,城市民宿该怎么办?

2010年,农家乐发源地之一的杭州市开始将发展重心由城市向乡村转移。在政府主导、财政投入的推动下,农村面貌焕然一新。截止到2015年,杭州市登记在册的农家乐旅游村就有124个,农家乐旅游点366个,农家乐经营户2596户。杭州市的乡村民宿角色由浅层次的乡村旅游住房逐渐转变为多元化的乡村休闲度假胜地。

新形势下,我国乡村民宿正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对此浙江日报记者徐俊点评到:“如果说农家乐是乡村旅游的初级版,是一种初期的、浅层的、单一的乡村旅游,那么民宿游就是乡村旅游的升级版,是一种深度的、休闲的、多元的乡村旅游。民宿游肯定是更高业态的并能连接未来趋势的乡村旅游。”

乡村民宿的升级发展成为带动当地旅游业发展的契机,与之对应的城市民宿的发展也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成为激活闲置资源的良策。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促进内需成为国家经济调控手段之一,作为服务行业的城市民宿,在发展中刺激了地方消费,无形中吻合了国家经济调控的步调。同时,新兴的民宿更成为城市人群享受生活,释放压力的良策。“会馆刚刚走远,民宿已悄悄来到。”中国美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吴海燕教授说,当代民宿消费的出现为城市人群提供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是有效治愈“城市病”的一剂良方,围绕民宿必将形成新型的产业链。

随着分享型经济的兴起,城市民宿发展迅速,普通民宅改建成民宿成为“时尚”,不少人摇身一变成“房东”,开始经营短租民宿。城市民宿数量大,分布分散,多为个体经营,仿佛一盘散沙,给政府的管理带来困难。加之民宿产业是新宠,相关规范政策还没有跟上,导致管理疏漏。同时,个体民宿经营者素质普遍不高,服务意识差,在发展中往往缺乏前瞻性、整体性,导致个体发展后劲不足,发展动力不够。长期以往将会磨灭城市民宿的活力,作死鲜活的民宿产业。并且,随着民宿数量的上升,民宿之间竞争日益白热化。据统计,厦门地区家庭旅馆数量就达到了2200多家,甚至出现民宿一条街,行业竞争激烈,洗牌频繁,时常能够看到从业者发布的转让信息。同时,民宿的同质化现象严重,“如果不知道所在位置,光是看民宿外观及内部设计,基本上很难分辨到底是鼓浪屿还是曾厝垵。”不少到厦门旅游的游客表示很难分别民宿的区别。民宿之间互相模仿,同质化现象严重,城市民宿失去特色更牵绊住了它的发展。

这些问题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城市民宿的发展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新的血液注入。综合来说城市民宿的发展需要增强自身的竞争力、建立统一的管理规范、加强互联网化。通过这三种方式的共同作用,实现城市民宿科学健康发展。

一、增强竞争力:民宿发展增强竞争力要从两方面入手,第一,增加民宿的情感价值。乡村民宿得到快速发展依靠的不仅仅是周边环境资源,淳朴的民风民俗更是乡村民宿发展的助力,不少游客选择乡村民宿就是看中其情感属性。因此,城市民宿的发展可以借鉴乡村民宿的模式,增加民宿的情感属性。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们在实现安全需求时会寻求更高级的情感需求。目前不少人都已经实现安全需求,此时他们最需要的是相互的关系和照顾。因此,城市民宿从情感入手,增加民宿的情感价值则会吸引更多需求情感归属的房客入住。例如,在旅游较为发达的城市,当地民宿利用传统文化特色丰富民宿的装饰,形成特色民宿,同时,利用经营者的优质、温馨的服务感染房客,让游客在实现基本生活需求的同时减少异地的陌生感,获得情感和归属需求。

第二,增强民宿的个性化属性,挖掘细分市场,满足不同类型房客的心理需求。城市民宿区别于乡村民宿的特性之一是接待房客的类型多。在城市内部民宿除了接待游客外还会接待其他类型的房客,比如求学、求职、求医等。企鹅智酷调查显示,房客对房源设施、卫生、安全等方面最为关注,关注度分别为49.2%、49%、49%。因此,在经营民宿时首先要保证民宿的基础条件。在做好基础工作后可以根据民宿接待的客源属性来规划民宿的类型,比如临近大型商业广场的求职民宿,在定性后,选择性地增加民宿床位的数量并降低床位价格,为求职者提供更加优质的低价暂住所,利用自身优势增强竞争力。

二,建立统一的管理规范。民宿建立规范管理,依靠的不仅是国家的力量,更应该从自身出发,利用团体的力量形成行业默认的规则。民宿的经营者是民宿的核心,规则的落实也是落到每一个经营者身上,因此从经营者出发,提升民宿经营者的整体素质有助于提升整个民宿行业规范化。同时,随着民宿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民宿进入市场,个体的、分散的民宿仿佛一片散沙,承受风险能力弱。而民宿想要实现持续发展就需要增强自身的承受风险能力,此时个体“抱团”才是良策。

例如,在西藏有很多个体农民培育冬虫夏草,并组织成立西藏自治区冬虫夏草协会。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针对”长期使用冬虫夏草产品会造成砷摄入过量“的提示,直接造成冬虫夏草销量骤减,不少农户受到影响。此时,西藏自治区冬虫夏草协会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的提示提出异议,同时成立专项调查组,检测得出西藏产区的冬虫夏草含砷量远低于国际标准,最终还冬虫夏草一个清白,解除了此次危机。西藏产区冬虫夏草的养殖户如同现在的个体民宿经营者,他们每个都是分散的,独立的个体,在面对风险时,西藏的养殖户选择抱团,依靠协会的力量度过寒冬。而民宿经营者,更应该成立协会,共同应对风险,增强行业的抵抗力。同时,多家民宿经营者共同组织建立当地的行业协会,共同制定有助于当地民宿发展的行业规则,将区域内民宿都纳入规则中,减少个体之间的恶性竞争,共同促进当地民宿发展。

同时,国家与地方政府的政策更是规范民宿行业发展的“大手”。在国家颁布85号文件之后,各个地区相继出台地区民宿发展指导意见,其中厦门模式、北京模式及秦皇岛模式最为突出。在秦皇岛模式中,不仅规定民宿的应急、安全、消防等设施,还会对民宿卫生、水电和服务做出要求,同时当地还会定期检查政策落实情况,提高旅游规范化、标准化服务水平,引领当地民宿走上良性循环发展道路。

三、加强互联网化。在“互联网+”成为国家顶层构架之后,各个传统行业相继改革拥抱互联网。民宿作为传统行业之一更应该顺应潮流,实现“民宿+互联网”,利用在线短租平台扩展民宿的销售渠道,让更多游客了解并租住民宿。例如,旅游热门城市青岛,青岛民宿依靠现代化都市的优势,便于实现“互联网+”。不少民宿与木鸟短租等在线短租平台合作,通过木鸟短租平台的大流量优势实现自身房源的展示、交易。在2016年春节长假期间,木鸟短租数据显示,当地方房源的出租率将近达到90%,不少房源供不应求,热门房源甚至要提前一个月预定。高出租率增加了当地民宿的收入,使不少民宿经营者获利,最终促进了当地民宿的发展。

总结:城市民宿与乡村民宿都是民宿产业的支柱力量,两者应该同时发展才能促进民宿产业的腾飞。在乡村民宿飞速发展,城市民宿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要重视民宿产业未来发展的问题,不能只看眼前,更要关注长远发展,才能促使民宿产业持久健康发展。这不仅需要国家与政府的手段干预,更需要行业内部整改,也需要每一个民宿经营者从自身做起,从点滴做起。只有三方共同作用,才能实现城市民宿与乡村民宿共同发展,同谋明天。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