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OTA江湖:谁打了谁的脸?

一次又一次被风暴殃及的酒店,该如何是好?

OTA江湖:谁打了谁的脸?

6月初,微信钱包酒店板块与艺龙平台的对接逐步开放。至6月23日,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上线,并开放了30%流量端口。至6月24日,微信酒店入口全部开放。

据艺龙内部人士透露不完全数据统计,某省会城市在入口开放当天,微信钱包入口成交间夜量,相当于艺龙当天此城市总成交间夜的6%。粗略估计,这第一批开放入口的城市一个月能给艺龙带来近百万的间夜量。

微信酒店预订板块的开通,可以说又一次改变了OTA格局。

在2015年,携程收购艺龙去哪儿,曾经三足鼎立的OTA化身携程系。携程霸主地位在在线酒店领域形成了事实上的垄断地位,让不少高星级酒店不能安眠,是不是哪一天携程就真的一家独大了呢?

新美大的整合,让美团酒店事业部异军突起。很多中低端酒店貌似迎来了第二春,基本上可以说美团的产量填补了艺龙和去哪儿缺失的空白,4月份,新美大单月消费间夜达到令人恐怖的1000万。

阿里旅行的信用住好像带来了新的消费方式,除开佣金率低于大部分OTA。传说中的阿里旅行未来酒店2.0还没完全面世,目前效果无法预测,但阿里在酒店领域的创新从此一路领先。

再来说说被整合后的艺龙和去哪儿。2015年底至2016年初,艺龙和去哪儿所有渠道投放被下线,流量严重不足,导致产量下滑。而在其他OTA渠道势头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多酒店生无可恋的与携程合作了特牌。其实与携程合作的“特牌”,条件中最主要的是要求下线去哪儿和艺龙,而美团阿里却不在强制下线范围内。

对于携程来说,从并购艺龙、去哪儿的伊始,携程抱的就是“买下它,就是为了干掉它”的心态。作为大股东的携程,在减掉了艺龙和去哪儿网的对外流量投放渠道,导致艺龙、去哪儿产量下滑的同时,对酒店抛出了“特牌”合作的诱饵。携程的风速并购,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竞对消耗,通过资本运作保证自己的霸主地位。特别是在阿里和美团进军酒店业务板块的趋势下,买下两家竞争对手在当时看来可以防止他腹背受敌的困局。

对于酒店来说,艺龙、携程、去哪儿已经合而为一,合作特牌也就是跟携程系依旧紧密合作,通过“独家合作”的方式竞争页面排名,从而扩大流量,达到产量增长。实际让“特牌”酒店上下线了艺龙和去哪儿,携程的目的是通过“独家”合作,来防止艺龙和去哪儿进一步做大,特别是对于第二大股东是腾讯的艺龙,携程可以说是毫不相让。

部分酒店在无奈之中选择了站队携程,和携程独家合作,虽然带来了短暂收益,但却因此得罪了艺龙和去哪儿,不过在他们看来,去哪儿和艺龙已经式微,影响不大。因此在某些竞争层面,经常听携程的,给艺龙和去哪儿“冷板凳”,甚至故意找茬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

微信平台的开放,对半年多来被砍掉了外部投放渠道的艺龙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初期见效的可观流量,让被压制了半年多的艺龙终于扬眉吐气。特别是微信平台的开放时机,正好是绝大部分城市旺季到来前一个星期左右,而酒店是生活及旅游消费领域的主要品类之一,黄金时段加上黄金流量,就看艺龙如何打好微信入口这张牌了。腾讯这是联手艺龙给了携程一记打脸。

酒店下线转投携程给艺龙重重的一记打脸,那么毫无疑问,这些下线“叛逃”的酒店在微信平台就不可能再上了。不管艺龙是出于报复,还是竞争。反过来,艺龙又给酒店一记打脸。

微信酒店模块的建立,也就意味着艺龙抱上腾讯大腿,享有了微信支付和微信会员这一优势。阿里旅行本身就有支付宝的支持,美团通过休闲餐饮转化的本地客户都是暂时无可替代的。去哪儿的私有化对携程来说,是一个好事情,携程可以借机解除去哪儿拖累其财报的难堪局面,但代价是必须优化去哪儿的产品线,并将部分盈利项目或资源输送至去哪儿,让去哪儿的财务状况变得更漂亮,从而从去哪儿估值大涨中获益。

但问题是,此次私有化能否如携程及其背后的机构所愿?如果私有化未能成功,携程被去哪儿拖至亏损的尴尬局面恐怕一时得不到缓解。

整个OTA江湖风波从未平息,而这风暴殃及的主体就是酒店。在OTA旺季到来前,携程用“独家政策”,携手酒店打脸艺龙和去哪儿;微信酒店模块的建立,混战中分不清方向把握不住立场的酒店,是该回头与艺龙握手言欢上演“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还是坚持立场成为携程忠实的追随者?

酒店管理者确实到了根据酒店定位结合OTA发展,给自己找一条可退可进可攻可守的好路子的时候了。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