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经济离不开1个文化属性和3个基础功能

FavoriteLoading
1

经过前面我们对庄园的全方位解读和对庄园经济概念的初步定义,相信我们对庄园经济已经有所认知,何况庄园经济这个词汇也并非偏僻深奥,百度、搜狗也能找出一大堆专家学者们的论述。

庄园经济离不开1个文化属性和3个基础功能

那么,庄园经济的内涵和外延到底是什么?庄园经济同当今市场上的休闲农业、农家乐、民宿、农乐园、乡村俱乐部等乡村项目业态相比又有何高深之处呢?

庄园经济起步于休闲农业,外延可以做到无限大,但其内涵功能却百变不离其宗,我们大致可以归纳为“1+3”。

这个“1”指的是:庄园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属性。

首先,庄园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正如网上的一个段子所说:古罗马人学会了奢华,就有了名利的庄园;英国人看透了工业,就有了乡村的庄园;俄国人得到了农奴,就有了贵族的庄园;法国人创造了葡萄酒,就有了飘满酒香的庄园。

从古到今,一座庄园就有它的一种文化和制度,不管是习总书记出访的美国安纳伯格庄园、英国契克斯庄园,还是出现在电影世界里的唐顿庄园,无不透露出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

其次,庄园经济的发展必须依托于丰富的文化内容。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庄园经济起源于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更是不能缺乏文化,缺乏灵魂。纵观国内众多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不管是泰山黄山、宏村婺源,还是丽江大理、九寨沟鼓浪屿,如果没有日积月累的厚重历史故事、民俗节庆、建筑艺术等文化内容,都不过是世人心中的普通山麓小城罢了,如何受得起无数文人墨客、英雄豪杰的争相膜拜。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鸣;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即使是同样的一座寺庙,如果没有灵验的传奇故事、得道高僧,那么愿意去供奉香火的民众又能有几个呢?

习总书记在谈到农村建设时提到:“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山水易得,乡愁难留。能够让人有乡愁的只有文化,乡村的文化不仅仅在农耕田园,还有丰富的地域方言、传说典故、奇闻异事、民俗节庆、曲艺音乐、舞蹈楹联、民居建筑、着装打扮等等,构成一幅充满乡土特色的文化画卷。

就拿婺源来说,没去过的只知道婺源的油菜花漂亮、徽民居的白墙灰瓦美丽;到过婺源旅游的人,则知道婺源还有徽剧、傩舞、三雕以及歙砚制作技艺等“四大宝”。正是婺源这些诸如豆腐架、抬阁、地戏、茶道、板龙灯、婚俗等民俗文化如同润物细无声一般丰富着这片乡土,方才使得婺源能在几年间异军突起,成为古村落旅游的一道靓丽风景。

庄园根植于乡村,成长于广袤的乡土之间,拥有丰富的文化素材,更应该根据自身的定位主题来挖掘文化内容,注入到庄园的建设和运营中,方能推动庄园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和地位,与国外那些动辄数百年的庄园相提并论。

因此可以说,文化也是庄园的灵魂,没有文化的庄园就只是散落在农田的几栋房子,更何谈经济。庄园的内涵之一就是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属性。

除此之外,“1+3”的“3”指的是:庄园必须具备“农业生产”、 “旅游服务”和“产业经营”三大基础功能。

所谓的“农业生产”就是农业的种养殖,即农林牧渔,也就是“园”的主要职能,这是庄园的基础。几乎国内外所有知名的庄园都是从农场开始的,就连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也丝毫不掩饰布什家族的农场主身份。尽管现在很多庄园比较少提及农业种植的内容,实际中农业生产的功能并没有被忽视。

农业种植的内容,有的是经济作物,如茶叶、咖啡、葡萄、枸杞、玛卡、烟草、苗木、花卉,也有普通的蔬菜、水稻、小麦、玉米、水果、向日葵;养殖的内容既包括猪牛鸡鸭羊,甚至孔雀、天鹅、梅花鹿;也可以是青草鲢鲤、甲鱼、黄鳝、中华鲟。

无论这个“园”是田地,或者林地,或者是水面,不仅充分利用了庄园的领地因地制宜发展了农业,为庄园或者市场提供放心的农产品或者市场上需要的商品,同时也为庄园装饰出了一幅自然原生态的美丽景观。

所谓的“旅游服务”就是指庄园要发展旅游,并具备接待游客的硬软件设施和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传统旅游所必须具备的“食住行游购娱”的场所和内容,这是“庄”所承担的主要职能,但不是全部。

庄园兼具优质的文化和环境资源,旅游是庄园可以重点发展的优势产业,利用“庄”的场所为游客提供餐饮、休憩、品茶、住宿、会议会务等基础性接待设施。

这个庄不只是我们常见的建筑体,也可以是木屋、房车、帐篷、窑洞、火车皮、甚至集装箱,后者既满足了游客追求新鲜感的需求,又节省了建设用地。围绕着这个“庄”,开发采摘、垂钓、户外拓展、骑马、射箭、烧烤、水上游乐、篝火、甚至温泉水疗、养生保健等等游乐项目,都是丰富庄园内容,增加旅游收入的重要渠道。

“产业经营”是庄园经济特有的功能,也是庄园区别于传统的单一农家乐、美丽乡村、农业观光园、民宿客栈、度假村、露营地等乡村项目的地方。

如上这些乡村项目更多的关注点在于发展旅游服务业,而庄园经济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又依托优美的环境,为庄园、为乡村注入或引进产业,扮演着城市开发区内二产、三产的角色。

庄园可以依托农业种养殖或者自身的地理资源优势发展农副产品深加工、物流商贸、新能源、环保材料,也可以发展科研、教育、培训、影视、婚庆、文创、金融、健康、体育、医疗、养老、娱乐、互联网、现代服务业等等。通过发展新兴产业,不仅可以实现庄园的可持续性发展,在解决农民就业、释放乡村生产力、激发乡村活力等方面也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政策重心向农村的倾斜以及农村土地改革的破冰,越来越多的商业资金、技术和人才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农村,同时中产阶级的崛起不仅使得周末假期的旅游休闲成为刚需,也对农业休闲旅游的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经过多年发展的乡村休闲旅游也需要从原来的自发低水平重复开发、农民自主经营、服务设施落后、休游产品单一,向标准化、市场规范、规模提升、生态发展、多元经营等方面转型升级。

当代庄园经济以文化内涵为前提,以农业生产、旅游服务和产业经营为基础功能,与新型城镇化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形成了良性互动,可以在城乡统筹、以城带乡、富美乡村等方面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在近年三农发展的利好政策频出及全民休闲时代的双重驱使下,具有不同文化内涵和经营方向的庄园将在新一轮乡村投资建设大潮中出现,其定位、规模、投资、建造风格、经营模式、经营内容、消费群体等诸多方面都会得到全面的提升,也必将引导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的升级换挡。同时,未来庄园的发展也对庄园的规划设计、庄园的服务、庄园的经营与管理、庄园的投融资等方面提出更高更新的时代要求。

本文摘自《做庄:现代庄园经济的创新法则》一书。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