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竞相布局冰雪旅游,这个红利蛋糕会这么容易吃到吗?

FavoriteLoading
0

近日,“冰雪旅游”又有了新动作。据悉,河北张家口崇礼太舞滑雪小镇与海航璞蔚旅游有限公司正式签约,宣布将在太舞滑雪小镇内建设“崇礼太舞石头季滑雪度假村”。事实上自北京和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伊始,冰雪旅游就一直颇受关注。

资本竞相布局冰雪旅游,这个红利蛋糕会这么容易吃到吗?

尤其是具有地缘优势的河北,今年以来更是动作频频。先是1月份,中景信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与承德就国际滑雪度假区项目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紧接着2月份,法国MND集团又签约“新雪国”居旅度假项目。

据《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滑雪人次共计1510万人次,国内滑雪场的数量也从2015年的568家增加至646家,增量接近80家。这些滑雪场分布在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内地只有江西、海南、西藏、上海四个省级行政区未有雪场。黑龙江的滑雪场居于首位,共有122家雪场,排名第二、三的则分别是山东(58家)和新疆(57家)。

如今冰雪旅游正在全面爆发,这点从多方面也可以得到印证:相关硬件、装备的消费在快速增长;滑雪的人次不断攀升;多地滑雪项目争相上马等等。去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还正式公布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重点制定了推动冰雪运动进校园的措施,规定有条件的北方地区中小学应将冰雪运动项目列入冬季体育课教学内容,鼓励从南方地区城市中小学积极与冰雪场馆或冰雪运动俱乐部建立合作,开设冰雪体育课程。这一政策的推出,显然必将会带动众多中小学的学生参加到冰雪运动的项目中来。而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加,这也必将会催动整个冰雪运动消费市场的火热。

不过,由于产业交叉导致产品结构复杂化、市场过于零碎、全球变暖等等,应需产品和配套服务的供给并不对等,所以尽管有诸多的外在利好条件,但是冰雪旅游市场并却并没有带来预期的市场红利,冰雪旅游也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首先,滑雪的季节性特征突出,致使客流波动明显。从《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不难发现,纬度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滑雪场分布的状况。事实上随着全球变暖不断加剧,近年来不少地区的降雪量和降雪频次都有不同程度的缩减,而这在无形中都增加了滑雪场的成本。

另外,尽管低纬度不少地区的消费者对观赏雪景,体验冰雪世界有着很高的兴趣,但是单纯的只是到高纬度地区去滑雪,对于不少消费者来说显然并不太现实。而另一方面,整个冬季的假期只有元旦和春节,由于传统的习惯大部分人出游的意愿也并不是很高,所以尽管是处于滑雪的最佳时节,人流的波动性特征依然非常明显。而一旦过了冬季,这种客流量的差异则更加明显。

其次,收入结构单一,产业链缺乏深度延伸。观察市面上的滑雪场不难发现,事实上有很多还是停留在收取门票的阶段上,收入来源十分单一。资料显示,目前全球滑雪场大概有6000家,中国滑雪人次只占中国总人口的0.5%,而奥地利占36%,日本大概占9%。另外目前国内75%以上都是体验型的滑雪场,还有22%是练习型的,而真正度假型的大概在3%左右。

而收入结构的单一,也必然会导致营收上的短板。此前就有多家媒体报道,不少地区的滑雪场都出现了连续多年亏损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个案,而是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

第三,雪具市场,来外品牌占主导,国产品牌市场占有严重率不足。相对一般运动来说,滑雪对专业性的要求要高很多。无论是经验丰富的滑雪高手,还是没有经验的初次体验者,一套完整的滑雪设备都是必要的。

但是,无论是入门级的还是中高端的设备,外来品牌都占据了绝对优势,像迪卡侬,芬兰品牌“Halti”哈迪、法国品牌“Lafuma”,以及加拿大品牌“Arcteryx”、瑞士品牌“Kjus”等基本分割了滑雪设备市场。国内做的比较好的像探路者,但是其冰雪相关产品还是以滑雪服饰为主,像滑雪服、滑雪裤、滑雪手套、滑雪镜等。

不过,国内的设备商在面临外来品牌挑战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次机会,尤其是随着北京冬奥会日渐临近,滑雪运动也将被更多的消费者所喜欢,所参与。

第四,冰雪旅游投入高,回报周期长。事实上冰雪旅游并非只是圈一片地方,盖一个滑雪场这么简单,而是能够提供多样化的冰雪游玩服务的目的地。所以,相较于滑雪场来说,其场地面积、设施服务、人员配备等都需要更高的要求,显然资金的投入上也会更多。而目的地的打造,回报周期显然并非是三五个月就能实现的。也许是三年五载,再加上外在环境的变化,都增加了投资回报率周期的不确定性。

另外,专业人才不足、跨界合作难度大等问题,也在对冰雪旅游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随着场地和专业设备的不断完善,加上国家的政策扶持,资本的竞相入场,显然冰雪旅游还将有更大的市场前景。但究竟谁能在这个价值洼地中率先掘金,对此旅游圈(Dotour)将持续保持观察。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