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卡塔尔航空能否突出重围?

FavoriteLoading
0

据英国《卫报》7月6日报道,卡塔尔航空已获得美国国土安全部针对该公司及其首都哈马德国际机场电子设备的解禁令,允许从该机场直飞美国航班的乘客携带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等大型电子设备。与卡塔尔航空同批获得解禁的还有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阿联酋航空及土耳其航空。

四面楚歌的卡塔尔航空能否突出重围?
卡塔尔航空

来源:The Economist

美国的电子设备禁令

今年3月,美国对中东、北非8个国家的10个机场直飞美国的非美国航空公司航班实施禁止携带大型电子产品登机的禁令。目前这一禁令仍适用于中东、北非直飞美国的6个机场,包括约旦的安曼、科威特城、开罗、沙特的吉达和利雅得、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

据美方称,颁布此禁令的考虑在于恐怖分子会在笔记本中植入爆炸物。 2016年2月,索马里一位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极端分子在一个形似笔记本的电子装置中植入了炸弹,并在他离开摩加迪沙的航班上引爆了该装置,但最终仅有该名极端分子在爆炸中身亡。

电子设备禁令要求

来源:BBC

有分析指出,美国的电子设备禁令恰恰借用了这一背景,其背后的真实原因之一是美国航空公司指控日益壮大的中东航空公司抢占了全球迅速增长的航空市场份额 ,而且这些中东运营商从政府获得了高额的航空补贴,这样的竞争是极不公平的。

卡塔尔航空2015-2016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来源:Gulf News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美国大型航空公司一直在指控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及卡塔尔航空所获利润中的很大部分源于政府对航空业的不正当补贴,但海湾几家运营商对补贴一说矢口否认。 卡塔尔航空表示自己是以质量和产品制胜。对此,美国官员计划本月与阿联酋航空、卡塔尔航空磋商补贴争议事宜。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统计,在2015-2016年全球国际旅客按航空运营商注册区域来看,中东的收入客公里(RPK)增长率为全球最高,其次是亚太、非洲、拉美和欧洲,北美的增速最低。

2015-2016年国际RPK增速情况

来源:IATA

针对上述解禁,卡塔尔航空表示:「公司与哈马德国际机场已完全达到美国国土安全部新安全准则的所有要求。」而对于仍受限制的沙特来说,沙特航空公司表示希望7月19日前能获得美国的解禁。土耳其航空官员则称,他们在乘客登上赴美航班前已在按美国要求使用CT安检扫描仪获得电子设备的横截面图像。

此外,阿提哈德航空也已按美国的要求在阿布扎比机场配备了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扫描设备,乘客在登机前就须进行清晰扫描,免去了在美着陆后再行扫描的步骤。

电子设备禁令加上特朗普上台伊始颁布的禁穆令,这两项禁令对中东大型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等带来了直接的影响。 这些航空公司多为往返欧美和亚洲的商务人士提供长线飞行服务,譬如阿联酋航空赴美航班数量在禁令颁布后迅速降低了20%。

特朗普的禁穆令

来源:express.co.uk

不过,在今年第一季度,卡塔尔航空的表现依然抢眼,仍斩获了4.45亿美元的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近22%,燃油成本降低了28%。 然而,好景不长,前不久的断交风波让卡塔尔的航空业陷入了哑巴吃黄连的尴尬困境。

四面楚歌的卡塔尔航空

卡塔尔航空是卡塔尔政府全资控股的公司,以首都多哈的哈马德国际机场为运营基地,至今已开通至全球150多个国际城市的航线,拥有4万名雇员以及200多架飞机组成的大型机队。卡塔尔航空的头等舱和商务舱服务在全球首屈一指。

卡塔尔航空的头等舱

来源:dailymail

作为中东第二大航空公司、全球最大航空公司之一,卡塔尔航空近年凭借其优越的三洲枢纽位置、高效的中心辐射发展模式以及优质的飞行服务体验而广受业界青睐。

卡塔尔航空的「四面楚歌」

(绿色为伊朗开放的空域、红色为关闭的空域、黑色为卡塔尔的空域)

来源:半岛电视台

就在本月初,英国Skyrax公司公布了2017年度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行榜,卡塔尔航空连续四年独占鳌头。 该奖项被认为是全球航空业的奥斯卡奖,是在对100多个国家1987万名乘客的问卷调查后评选得出的。

Skyrax评选出卡塔尔航空获得2017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奖

来源:Qatar Airways

该调查覆盖了全球325家航空公司,评判指标多达49项,其中包括登机手续、卫生、服务态度、娱乐系统及座位舒适度等。2016年位列第一的阿联酋航空今年跌至第四位。 而前30名中无一家航空公司来自美国,排名最靠前的美国达美航空也只位列第32名,在前10名中,唯一入选的欧洲航空公司为汉莎航空。

卡塔尔断交事件发生后,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对卡塔尔封闭了各自的空域(巴林,见后述),卡塔尔飞往18个目的地的航班也被停止,导致其不得不开辟从伊朗、土耳其上空绕道的飞行路线。 不仅如此,沙特、阿联酋两国还对连接多哈与中东之外目的地的国际航班进行了空域限制。

此外,由于沙特、阿联酋、巴林等国是卡塔尔进口食品的主要来源国,在沙特等国宣布无限期关闭对卡塔尔的港口运输后,土耳其和伊朗也开始通过空运等方式向卡塔尔出口生活所需物资。

据卡塔尔航空称,邻国的限制措施将同一条线路的飞行时间和燃油成本平均增加了约一倍多。与此同时,持卡塔尔护照的乘客也不允许在迪拜和阿布扎比乘机或转机。 阿提哈德航空、阿联酋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迪拜航空公司(fly dubai)以及阿拉伯航空(Air Arabia)都已取消飞往卡塔尔哈马德机场的全部航班,同时,卡塔尔航空位于沙特、阿联酋和巴林的办事处也均遭所在国政府强制关闭。

卡塔尔航空重新规划新航线

(虚线为封锁前到雅典、喀土穆和雅加达的航线,实线为封锁后新航线)

来源:半岛电视台

由于沙特并非《国际航空过境协定》的缔约国,所以其有权针对所有在卡塔尔注册的航空公司关闭其领空,但阿联酋和巴林均为缔约国,若两国全部关闭各自领空将违反国际规则。卡塔尔对阿联酋的举动极为震怒,声称要诉诸国际法律手段解决。

而巴林未完全封闭其领空,而是给卡塔尔留出了「一线生机」,允许卡塔尔航班通过两条特定的狭窄飞行路线从其领空出入。 此举并非善意为之,仅为遵守上述《过境协定》之需而已,如下图所示:

巴林为卡塔尔航班留出的「一线生机」(见红色航线)

来源:Washingtonpost

断交风波前,卡塔尔航空18%的航班可定期穿过沙特领空飞往非洲、欧洲以及南美主要城市,如圣保罗和布宜诺斯艾利斯,而其飞往亚太的航班则多要过境阿联酋领空。

尽管伊朗允许卡塔尔绕行穿过其领空,但伊朗空管局每日允许不超过200架卡塔尔的航班过境,而且对其航班征收2000美元/班的过境费, 这直接抬高了卡塔尔航空的飞机票价,令其在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从地缘政治上看,这也将导致卡塔尔对伊朗的依赖度空前提高。

多哈飞往苏丹喀土穆的新旧航线对比(橙色为旧航线,红色为新航线)

来源:Washingtonpost

据Flight Aware测算,卡塔尔被封锁前,从多哈到苏丹喀土穆的航程为1567英里(1英里约合1.6公里),飞行时间约3小时39分;被封锁后,绕开沙特从南部飞至喀土穆的飞行距离为2959英里,飞行时间约5小时55分。由此可见,飞行距离和时间分别增加了88%和63%,这也必然意味着运营成本的大幅增加。

再以多哈飞往圣保罗的航班为例,卡塔尔航空的航班须绕过敌国空域,中途在雅典补给航油,这一航程比先前穿过沙特领空的航线额外增加了1088英里,因此也大大增加了燃油和经济成本。

从多哈飞往巴西圣保罗机场的新旧航线(橙色为旧航线,红色为新航线)

来源:Washingtonpost

据航空数据咨询公司OAG称,中东四国向卡塔尔关闭领空后,每天约76个航班会受直接影响,其中52个航班来自卡塔尔航空,这包括每日发往迪拜的14个穿梭航班。

从亚太航空中心(CAPA)对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的容量份额分析来看,卡塔尔航空以78.7%的份额高居首位,后几位分别为:其他航空7.7%、阿联酋航空4%、fly dubai 3.8%、Gulf Air 1.9%、阿提哈德航空1.1%等。

多哈国际机场容量份额(2013年4月)

来源:CAPA

就卡塔尔航空而言,以可用座公里(ASK)来衡量,中东地区的份额占其总份额的24.6%、西亚占19.3%、南亚占14.6%、东南亚13.4%、东北亚6.4%、中西欧5.2%。而四国对卡塔尔关闭领空无疑将对各个航空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市场份额产生影响。 正所谓损人一千,自伤八百,对阿联酋航空和阿提哈德航空而言,关闭领空对其销售额的影响幅度预计短期内将在15%左右。

卡塔尔航空可用座公里(ASK)分区域份额(2013年4月)

来源:CAPA

结语

对于国土面积仅有1.1万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国卡塔尔来说,同时遭遇四面楚歌的封锁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据经济学家预测,自断交风波以来,以沙特为首的各国对卡塔尔的海陆空生命线的封锁已导致的经济损失逾300亿美元。

断交危机后,卡塔尔航空首席执行官贝克(Akbar Al Baker)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不想就特朗普总统发表评论,我极为失望。美国本应带头打破危机僵局,但却坐视不管,甚至还火上浇油。」 尽管如此,卡塔尔航空仍希望收购价值24亿美元的美国航空公司10%左右的股权,以获得在美运营的更大的开放度。

卡塔尔航空CEO贝克

来源:AIN Online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贝克持十分乐观的态度,他表示卡塔尔航空将迎难而上,乘风破浪,未来一年计划在全球拓展24个新的飞行目的地,包括旧金山、里约热内卢、都柏林等国际城市,以挽回因断交风波停飞的18个目的地所造成的损失。

卡塔尔航空近期证实,公司不会取消此前预定的4架价值3.11亿美元的空客A350订单。 在未来五年,卡航机队还将新增66架空客A350飞机。近期,卡塔尔航空还预订了两架波音747-8货机,以提早谋划远期发展。

此外,卡塔尔还积极呼吁国际民航组织协调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四国,就飞行禁令问题进行磋商解决,目前该组织已就此问题举行过高级别会议, 但无论其最终做出何种裁定,都将不具有强制约束力。沙特交通部长已告知该组织官员:此问题不是国际民航组织层面能够解决的。

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国际民航组织

来源:Reuters

事实也的确如此。本周在开罗召开的埃及、沙特、阿联酋和巴林四国外长会结束后,四国发表联合声明称,卡塔尔对四国提出的「13点要求」的回复不能令人满意,但也未明确对卡实施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因此,卡塔尔飞行禁令问题的解决首先要寄希望于各方在有效协调下做出妥协和让步。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