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两处景区成功申遗,但这张名片该怎么打仍任重道远

FavoriteLoading
0

近日,可可西里和福建鼓浪屿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中国加入《世界遗产公约》后获得的第51、52项世界遗产,自此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直追意大利(53项),位列世界第二,成为名副其实的“遗产大国”。

又有两处景区成功申遗,但这张名片该怎么打仍任重道远

但申遗之路并未到此终结,据《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显示,中国等待申报的景点(区)还有50余处,而这个名单也还在不断的更新。事实上,尽管各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既有一线大城市,也有边远小县城,但“世遗点”这张名片却有着同样的吸引力。当然,这张名片的背后则是巨大的经济利益。

以荔波县为例。荔波县在成功申请“世界自然遗产”之前,给的最大的印象就是国家级贫困县,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名字,去当地旅游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不过,在2007年该县成功位列世界遗产名录之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一下子就成了炙手可热的旅游目的地。

据旅游圈(Dotour)了解,荔波县在成功申遗一年后,也就是在2008年,接待游客的人数达到了168万人次,同比增长了71.7%;旅游直接收入为1998万元,同比增长84.32%;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83.52%。与此同时,该县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2317万元,增长了26.24%,农民人均纯收入也达到了2618元,增长21.27%。“世界遗产名录”的名片,不仅让荔波的旅游业得到了飞速发展,还有力的推动了当地的服务业和经济的发展,可谓是“名利双收”。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这张世界级的名片蕴藏着巨大的价值——广泛的知名度和巨大的商业利益,但是世界遗产名录创办的初衷,仍是让全人类的财富都能得到世界人民的广泛关注和保护。而申遗成功也并不意味着结束,它还要接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监督,并按世界标准来保护。另外,每三到五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会派专家进行实地调查,若被认为没有保护好,遗产点处在危险中,则将会被黄牌警告并整改,如整改不到位就有可能会被摘牌,而一旦被摘牌则就永久失去了世界文化遗产的资格。

另外,在申遗之前巨大的经济投入对当地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考验。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2006年以来荔波县直接投入世界自然遗产地申报及整治经费5.47亿元,关闭或撤除煤矿、冶炼和电力等企业年减少税费收入1500万元。但2006年,荔波县的财政收入却只有1.29亿元。

这并不是个例,例如在2010年的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同时,申遗的花费也达到了7.9亿元。而同一时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还有“中国丹霞”地貌,据旅游圈(Dotour)了解参,联合申报的县市也是付出了高达12亿元的费用。

此外,为了符合申遗的要求,各景点(区)还必须在改善环境等方面投入较大的资金。像之前的泰山、武夷山等为了成功申遗,就拆掉了大批跟世界遗产不符的建筑。虽然后期也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此前文汇报就曾指出,“有钱就不惜血本地‘烧钱’,没钱就借钱、贷款;就算没有‘真家伙’,也依然可以在原址上修建、‘掺杂’假的东西。在疯狂申遗的背后,隐藏的是当地政府对所谓‘政绩’和经济利益的疯狂追逐。”

而申遗花费的高额费用,也必然需要其他途径去弥补。所以不少景点在申遗成功后,门票价格大幅上涨往往也成了“理所当然”之事,像九寨沟的单张门票就多达200余元。与此同时,有些景区为了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也逐渐出现了过度开发的问题。像早些时候就有多处世界遗产在接受联合国检测时,已处于“病危”状态。另外,像之前武当山遇真宫主殿被毁、都江堰上游建坝、乐山大佛旁塑“巴米扬大佛”、福建土楼加速老化等也曾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争议。

所以申遗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保护,还是为了拿钱去开发赚钱,这也是景区在这个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问题。当然,二者也并不是完全对立的。若申遗成功就将其完全封闭,那么申遗所消耗的财力物力等资源一方面很难收回,另一方面“世遗点”的这张名片对于当地的意义也会明显“缩水”。

需要指出的还有,尽管多数景区借助“世遗点”这张名片迅速提升了自身的知名度,但这并不是就意味着游客的数量必然会增加。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张朝枝的一份课题研究就指出:“实际上从全世界看来,申报遗产成功之后,旅游业随之增长的只有40%不到,大部分是申报成功后跟旅游没什么关系,比如,周口店北京人遗址、高句丽王朝,都是世界遗产,但几乎没什么人去。”

显然,要打好“世遗点”这张名片对于景区(点)来说并非易事,尤其是如何协调好经济利益和保护工作之间的关系,更是当前的“两难”选择。究竟如何才能解决好这个矛盾呢,对此旅游圈(Dotour)将保持关注。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