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捆绑销售风波”到“虐童事件”:携程究竟怎么了?

FavoriteLoading
0

携程最近麻烦不断。

10月9日起,携程捆绑销售牟取暴利的做法遭到媒体和舆论的猛烈炮轰,导致携程不得不做出妥协、调整预订流程。这一改变也对携程的营收带来了一定影响。

从“捆绑销售风波”到“虐童事件”:携程究竟怎么了?

11月8日,携程又被卷入新的舆论风波,这一次暴露出的是与人力资源管理相关的问题。

近日,一则“携程幼儿园教师虐童”视频在网络广泛流传。通过视频可以看到,幼儿园教师粗鲁地为孩子穿脱衣服;甚至还推搡小孩儿,至其头部撞至桌角。该视频一经传出便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还有爆料称,孩子被送至亲子园,被喂芥末、安眠药等。

11月8日,针对此事,携程创始人、董事长梁建章在其朋友圈发文称:“就像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小孩一样。我和Jane(携程CEO孙洁)都很自责和痛心。”

携程CEO孙洁也发布了一封内部邮件,对事件的发生,向相关的家长及孩子们致歉。她坦言,在监管的责任方面,携程是失职的;并承诺:“绝不推脱责任,绝不姑息相关人员,绝不回避问题。我们坚决和携程的伙伴们站在一起,对事件追责到底!”

事实上,携程董事长梁建章一直对人口问题有着浓厚的兴趣,近来其关注的焦点也开始侧重生育等话题。对携程来说,在人力资源和品牌塑造方面拥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它拥有一位人口问题学者型的掌舵者。

梁建章的“人口”主张

除了企业家这个身份以外,梁建章还是一名学者,近年来他一直主张放开生育政策。

赴美读书时,他师从有经济学管理之父的爱德华·拉泽尔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瑞·贝克,研究重点是从经济学领域出发研究创新、创业和人口结构之间的关系。在此期间,梁建章还根据自己数年研究人口问题的感悟和心得,亲自策划导演,拍摄了一部关于中国人口危机的短片。该片还通过大量数字、图表和逻辑分析来展现中国面临的人口危机,并于2011年在网络播出。

之后,梁建章带着与北大社会学教授李建新合著了《中国人太多了吗?》一书,该书从经济发展、创业创新、大国竞争的视角,直言 “只有尽快放开生育,中国的发展才能持续”。这也是梁建章一直推崇的人口主张。

2012年底,梁建章联合茅于轼、许小年、陈志武等30多位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发起了一份建议书,呼吁新一届政府尽快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据说这些活动对2013年底开始放开的“单独二胎”政策功不可没。梁建章认为,对整个社会来说,自己在人口领域所做的事情,“说不定比在携程做的,更有意义”。

在其2017年6月发表的文章中,梁建章还鼓励自由生育。他认为,开放二孩仅仅是第一步,下一步是尽快全面放开,因为我们需要大量的三孩家庭,才能避免人口结构的恶化。而且很可能全面放开还不够,更需像其他发达国家一样,推出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

从“养老型”公司到“狼性文化”的公司

2013年,自梁建章重新回到携程开始,他就发现,携程最核心的问题,是团队狼性不足,缺乏创业和创新精神。因此,他开始了激发团队狼性步伐。

梁建章在携程内部推行末位淘汰制,根据考核成绩,员工被分为A、B、C、D四个类别,一旦进入D类,如果在一个季度之后,业绩仍然没有改善则被淘汰;而C类员工将由主管辅导,制定改进计划,分析导致绩效差的原因是外界资源不够还是能力问题,如果是能力问题,会安排去上相关的胜任力课程。梁建章说,他要“温柔地把不合格的员工强制淘汰掉”,以此激发员工的积极性。

而为员工解决后顾之忧则是保证他们更积极地投入工作的一种方式。

梁建章曾介绍说,携程是极少数兴办了员工子女托儿所的中国企业。为了解决一岁半至三岁半员工子女的看护难题,携程于2015年底,辟出800平方米的场地,成立“携程亲子园”。

因此,携程亲子园也可以被看做是携程进行“人性化”管理,为员工谋福利的一个表现。但说到底,亲子园的建立还是为了让员工更好的投入工作。

如今,亲子园被爆出教师虐待孩童的事件,在孙洁看来就是携程的失职,在监管方面应承担责任。

“最佳雇主”的离职员工管理漏洞

2011年,携程被《财富》杂志评选为“最受赞赏中国公司”。携程自己也认为,公司拥有非常完善的人才培养与晋升机制。无论携程员工是不是认可这一说法,必须肯定的是这个“最受赞赏中国公司”在人力资源管理上还是有一定的漏洞。

近年来,“离职员工”吐槽、爆料,甚至攻击前东家的案例频繁出现,携程也不例外。

在知乎上搜“你为什么从携程离职”,得到的答案也多是前携程员工的回复,评论区基本被工资待遇低、加班、机制差等原因给覆盖。由此可见,至少携程在对离职员工的管理方面还是有一定欠缺的。

事实上,近两年来,已经有很多企业开始推进离职员工的管理工作。

腾讯企业文化和员工关系负责人程芳在接受《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记者专访时表示,腾讯把对离职员工的管理分为两个维度:向外,给予离职员工持续的关注和支持,比如,腾讯会适当地为离职员工提供互联网或者创业方面的信息;对于离职员工自发组织的活动,腾讯也会适当地提供礼品或费用的支持。向内,腾讯不仅欢迎满足条件的离职员工回流,到腾讯或者腾讯投资的企业就职,也时常邀请离职员工回到公司,与在职员工交流。

这样不仅为离职员工提供了方便,也让腾讯与其他企业建立了联系。

不只是腾讯,阿里也建立了阿里校友会平台,并通过该平台向离职校友不定期传递阿里动态,还会在重要的日子发信息表达祝福和感恩。

对比腾讯和阿里,作为中国OTA行业的领头羊,携程在这方面的管理“乏善可陈”。未来,携程在完善其人力资源管理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张超)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