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泓翔做客蚂蜂窝“蜂尚标”沙龙:国际NGO眼中的中国象牙贸易非法化

在野生动物保护者眼中,这仍是一项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在近日全球旅游消费指南蚂蜂窝旅行网举办的第55期“蜂尚标”沙龙上,野生动物保护与中非关系发展倡导者黄泓翔分享了以“我为什么要去非洲保护野生动物”为主题的演讲。他因在非洲卧底调查象牙贸易的经历被人们所熟知,现致力于帮助中国青年走进非洲等发展中世界,搭建中国与世界之间的桥梁。

黄泓翔做客蚂蜂窝“蜂尚标”沙龙:国际NGO眼中的中国象牙贸易非法化

黄泓翔于蜂尚标沙龙现场

国务院关于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商业性象牙加工销售活动的禁令已正式生效,中国的象牙贸易翻开新的篇章。在黄泓翔看来,对于野生动物保护与象牙贸易,国内与国际,相互间存在明显的偏见与误解——国内对于遥远非洲与南美发生的残忍盗猎一无所知,而国际又将中国的交易行为视为仇敌。对于禁令,黄泓翔既感到庆幸,也怀有忧虑。在野生动物保护者眼中,这仍是一项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黄泓翔简介:

黄泓翔,88年生,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公共事务管理-国际发展专业。他自2011年开始作为南方周末等媒体自由撰稿人,赴南美非洲等地进行中国海外投资方面的调查报道,2014年4月在肯尼亚创立社会企业China House中南屋,关注中国企业走出去、中非关系、野保公益三大话题。他曾以卧底身份志愿参与非洲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犯的逮捕行动,并成为揭露象牙贸易的知名纪录片《象牙游戏》(The Ivory Game)的主人公之一,该影片入围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名单。

*蜂尚标简介:

蜂尚标是由蚂蜂窝旅行网主办的旅行家线下活动,通过看片、分享、互动等形式,展现各行业旅行达人、意见领袖的旅行故事、旅行态度,从旅行的视角呈现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传达新潮、新鲜、与众不同的玩法和信念。

以下为部分演讲实录:

“中国是国际野生动物制品的重要消费国”

其实野生动物保护并不像国内很多人想象的一样,是去给大象洗澡,或者给海龟喂食。野生动物保护作为国际NGO的其中一项工作,专业性非常强,而且有一个非常成熟的系统,野生动物保护具体会包括哪些内容呢?

野生动物保护的起点,其实是很多跟动物直接接触的工作,比方说栖息地保护。你如果想要保护野生动物,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保它有一个生存的空间。所以有些NGO会专注于做栖息地的保护,他们会在非洲成立各种各样的私人保护区,通过跟当地村民形成协调机制来保存动物的生存空间。

大象保护或者野生动物保护的终点是市场。当我们在讲野生动物保护的时候,可能我们根本就看不见大象,这是很典型的。大家这几年可能在国内会越来越多的看到地铁上、机场里的公益广告,因为中国其实是非常多国际野生动物制品的很重要的消费国。怎么样让中国人更多的了解遥远的地方的情况,了解他们可能根本看不见的一些东西,并且让大家在乎,让大家不要去买这些东西,其实是野生动物动物NGO在中国的一个很主要的工作。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是反盗猎。因为这些栖息地非常广大,它没办法修建一个明确的围墙,盗猎者很容易进入。所以NGO必须做反盗猎,无论让巡逻员步行也好,开车也好,都要做不断的巡逻,减少盗猎的可能。

在实地,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要做一些科研性的工作。研究是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基础。比方说,修建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时,可能会影响动物生存和迁徙。为了让动物通过,就都要留一些桥洞,但基本前提是你要知道动物到底是怎么迁徙的。所以一线有很多野生动物保护NGO进行各种各样的科研,去研究动物的习性和迁徙轨道。NGO还会救援那些因为盗猎留下的小象孤儿,把它们送到救援中心,抚养长大,然后再放回到野外,这也是野生保护最基层的一些工作。

在大象保护的中间段,野生动物保护NGO发现,原来保护动物不止跟动物有关,它跟人其实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比方说人象冲突。当大象袭击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农作物之后,这些村民会仇恨大象,如果他还知道象牙可以卖钱,他们很容易变成盗猎者,或者盗猎者的帮凶。所以有很多野生动物保护NGO会去减少人与动物之间的冲突。

同样,NGO要做很多的社区工作。野生保护里面还有一个根本问题,杀大象是有风险的,盗猎者不是为了好玩,他们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贫穷。野生动物保护NGO不能跟村民说,大象对我们很重要,所以你不要杀大象,这是无法获得村民支持的。所以NGO他们会做一些商业发展的项目,用一些替代性的方法让村民获得经济收入来源,减少对盗猎的依靠。

“我们很庆幸颁布了象牙贸易禁令”

政策其实对很多野生动物保护有很大的影响。中国有一个合法的象牙市场,理论上中国只能卖合法的那批象牙,但问题是你有可能根本搞不清楚这款象牙是合法还是非法的,因为看上去都一样。这种情况下就会有很多非法象牙混进合法的市场。最后我们确实也听到了消息,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的政府宣布到2017年底为止,全面关闭合法象牙贸易,这个事情切切实实发生着,对于非洲象保护问题会带来很大的好处。

非法野生动物制品中,还有很多大家没有怎么关注,比如砗磲、红珊瑚、穿山甲、蝠鲼鳃、鲨鱼,很多中国人现在还在消费的东西,其实都可能有问题。前年我参加南非的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大会,发现有近一半的世界动物灭绝,都跟咱们中国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所以还有很多很多工作等待着我们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去做。

非法走私的过程有一个很长的链条,在最基层,那些村民去盗猎,说实话在象牙这样一个行业,他们处在这个链条的底端,得到的利益很少。象牙逐渐会在非洲一些大城市集中,之后逐渐开始往中国运,要么经过香港、老挝,或东南亚一些国家。我们越来越发现,在非洲,海外华人其实是全球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那么是不是象牙贸易非法化之后,就真的不会再有象牙交易了?其实不是,黑市可能还是会存在,但它能带来一个好处,是避免了一般消费者的混淆。所有的象牙卖家之前都会说我的象牙是没有问题的,说大象是自然死亡,然后象牙脱落,或者说我们国家大象太多了,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混淆你。但从此以后,对于一般的消费者来说,他的混淆会小很多。

2014年我创立了中南屋,其实是在试图搭建一个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桥梁。我们来到中国,会说其实中国人在外面做了不少事情,但我们一到国际,我们会说其实中国人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坏。我在国际上经常讲,其实在中国买象牙的人是极少的一个人群,如果不是我从事这项事业,我根本不知道国内还有卖象牙的,这也是大多数人的常态。但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0.01%的中国人买象牙,创造出来的需求就已经非常巨大。而这个需求又会在传播的过程中,因为外国人对中国的不了解而被放大,他会因为看到的这个需求去增加他们的盗猎。

三年前我还不知道中国到底什么时候、会不会真的关闭中国的合法象牙贸易,我更担心的是中国人看了《象牙游戏》这个纪录片之后会对我有很大意见,会觉得你这个人怎么帮西方人抹黑中国。其实象牙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人一说起,就会说是西方人在抹黑中国,而其他国家一说起,就会说中国人全是坏蛋,都怪他们,我们的大象才会灭绝。这两种声音我们都是会经常遇到的。所以我们中南屋一直想要做的事情,都是尽量去建构一种桥梁,让大家双方能够见到彼此。我们做的很多工作,在国际上得到认可越来越多了。而在国内,我们真的很庆幸颁布了象牙贸易禁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