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选择下的养老产业帝国,是出路还是末路?

FavoriteLoading
0

多重选择下的养老产业帝国,是出路还是末路?

一、大健康的产业的实质

在《2018中国旅游产业“这场仗”,我们打的赢么?》我提出了我国已经进入大健康、白银产业时代的观点。我们这一篇就详细接着说白银帝国和大健康。到底怎么理解我们现在的白银产业,以及大健康,大家还都各执一端,今天我们就把这些说清,同时指出未来的养老产业模式以及存在状态,以及最终的解决路径和方法。

1、我们这一代肩负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欧美国家,日本,东南亚,澳洲等几乎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进入老年国家行列,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文化,人种差异导致的生育率低下;我们之所以也进入这样的状态是因为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文化殖民。目前养老问题是个不争的事实,问题严峻且日益明显,大部分城市的老龄化(按年龄超过60岁以上算)基本在10%——20%,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均超过百分之二十,预计到2030年我国的老龄化程度是25%——30%。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履行殖民任务,鼓动所谓的学者们称中国人退休太早75岁才是中老年。多么可怕,既要对冲计划生育这个铁一般的事实,还要继续压榨疯狂的人生的尾巴。

我们现在已经准进入第四代养老模式:金融投资模式的养老。过去三代分别是:第一阶段为国家经营阶段(1949-1983年),第二阶段为个体承包阶段(1984-2003年),第三阶段为企业化经营阶段(2004年-2014年)。自从2014年以后我们国家的养老产业结伴上就可以宣布进入资本运营阶段了。大部分城市中年人的压力现状是“4+2+1”,这就是我们的白银产业帝国的现状。
过去四十年,我们一直接受的殖民教育理念少生优生计划生育,而没有把生孩子教育孩子当成是塑造一件艺术品来对待,没有把生孩子当成一种自然选择来对待,解放前日子那么艰苦都吃不上饭,生的孩子也照样活下来而且活的很好还解放了全中国。生命是我们创造的艺术品,而不是参与一种工业化去生产出的产品,大部分不愿意生育的人是被工业化给革命了。所以鼓励全民生育才行,不然我们这一代的任务越来越艰巨。

2、中医濒危。

中国古代认为做中医是下等的,并不是中医不好,而是上医医国。但要是非要做一个医生,就得有一个大概的医生的成长史。丛孩提时代就得开始学习,朋友委托最靠谱的朋友,从很小的时候就把孩子交给最靠谱的医生朋友,出于绝对的信任。刚开始孩子并不是去怎么做中医,而是老师先教他怎么做人,先学习养医德,读古书,六艺经传;基本上,刚开始见老师的时候也就五六岁,养医德读古书就得到快二十岁的样子,然后就开始跟老师游学,大江南北、大山河川,一例例、一步步去收集案例,用脚丈量整个祖国山河大地;游历七八年,基本上消化了以前读的,也看了很多的病例,就变成了能够行医的临床医生。收集了那么多的案例,也看了祖国的大好山河,整个人的心胸开阔,而且医术精良。接下来才开始正式望闻问切,“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固医官也”。

中国讲的是“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预防医学,治身就是治国,医生是道医,人生病了才给治理,不是为了赚钱当医生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真正的中医了,大道不学,岐黄派不研究,神农伊尹派不知道,就知道用毒药了。

3、中西医到底在争什么?

可悲的是中医早就陨落了,而西医猖獗,这种连人的生命都认识不清的现代金融工具在主导着整个地球人的生老病死,你说可笑不可笑?现在不仅是复兴中医很难,而根本问题是懂中医的也越来越少,整个国家在推动中医复兴,民间自发学习复兴中医,还是很难,因为现代人根本认识不到什么真正的科学了,中医很难建立一种在工业化眼里的参考体系,只有辩证施诊,每个案例都是独特的,不是一个统计学和概率运算,是以尊重每一个单体和个体的差异化为基本条件的。要树立中医的地位和拨乱反正,这是个得从根子上着手的问题,所谓根子就是世界话语权,医学话语权的问题。尽管我们现在用力的推崇文化复兴,在实行上阻挠是方方面面的。中医复兴最重要的最好的认识就是读史,研究岐黄、研究神农伊尹;我们最好的方式也是从下一代入手,培养未来的孩子们,先让他们浸润在文化的海洋和氛围里,随着时间的累积,慢慢的发酵慢慢的养成,德才兼备。断送西医以卖药、卖器材、切器官为主体的工业化经营方式把人当工业化生产的产品一样的方式来对待生命。毕竟我们中国人的生命天生受和气正气是娇贵的是中正的,我们要学会正确对待我们的生命。

多重选择下的养老产业帝国,是出路还是末路?

二、白银产业帝国的到来养老的三种形态:家庭养老、旅居养老、一生二世

(一)家庭养老结构最完美的范式:四世同堂

1、养老养生是有人类以来就有的一个产业。

很多人认为古代人都活的不大,现在的人的寿命是在越来越长,这是一个大误区。而实际上古典籍中很多记载: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颐。——《礼记·曲礼上》

可见上古的人活一百岁、颐养天年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是一个自然正确的事情。中古、近古以后人的整体生命长度就开始下降了,在历史上追求长生久视也是从帝王到庶民都在追求的。人最终无法跨越的是生命的长度,只要有阴阳就有生死,只要有中国文化观就有这样的追求。假如秦始皇和韩非子不会死,那么现在整个中国还是秦朝,整个世界在公元前就被秦国平天下了,这个地球都是秦国的了。

2、古代人追求的养老产业:群落生态,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五柳先生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里深有体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养生养老从个人单体上主要是抱朴守真、恬静抱一、抱道不离,尽可能不劳其形,精神上不开泄;养老生态应该从自然生物群落生态、人群结构生态、政治生态、金融生态等多重生态功能去看待。现代人首先忽略了自然生物群落物种的多样性,以破坏物种多样性和创造新物种为代表、为荣耀。不明白为什么要老人、中人和小孩的三世同堂乃至四世同堂,理解不了中国的家天下,忽略我们中国政治生态的根本来源是大家庭族群制度演变和发展来的,也没有做好金融生态系统的安全。所以现代人的养老几乎是悲哀的,既处理不好自己也处理不好群落关系,更处理不好各种复杂的群落关系。

对于退休群体、对于老龄化群体,我们包括全世界还停留在健康休闲、休闲养老、养老度假、养老关怀、候鸟度假,比较高级的也就组团养老这样概念和这一系列思路之中。不过这是一种生硬的拼凑出来机械出来的养老方式。

(二)旅居养老不是寻找“诺亚方舟“,而是重建“精神家园”。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旅游圈都在吆喝“旅游+”旅游圈外的人都在呐喊“+旅游”,不管是“旅游+”还是+旅游”,旅游二字本身就成了IP,但凡有点想法的人都会写一个“未来旅游规划行业十大走势,“旅游+”的跨界融合,“旅游+”首先是以旅游为前提然后+“,跑到“旅游+”的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等等诸如此类,当然大家文字各尽文艺,各自精妙,我必然也是最早不甘寂寞的人群中的一员,写了个“旅游+黄金时代”,主要是描写未来的旅游行业的发展大概会在那个方向突围、全国的市场形势以及一个合理的旅游目的地建设需要的元素,就像是今天在写这个系列一样,若有其事的郑重的分析整个旅游产业的思考。

到今天看来,快要过去三年了,很多事实证明我当时的预判是正确的。不敢说时过境迁关于传统旅游景区的升级、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养生养老度假以及一些特色化旅游都被轰然推举到了额眉之上;不管哪一种类型的旅游产业是来套取政策资金扶持还是真心实意做产业的都踊跃的在寻找变革之路,都在做自己的转型,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决心和试图突出重围的勇气幡然写在中国旅游“大跃进”的“红色账簿”之上。不过!回头细想,尤其是对于大健康对养老产业来说绝大数撰文者或者操作者还是不得其实不得其法。

1、健康的罗赛托人

这个故事出自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书《异类》,我们就当做这个故事是正确的来分析。关于罗塞托人的长寿的秘诀在这里做了大量的详尽的介绍。以移民美国的罗赛托人(1882后形形色色的罗赛托人移居宾夕法尼亚并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罗塞托城,形成了一个特色的小气候。)为例,他们长寿的秘密几乎与食物无关。

首先开放的心态和健全的社会结构,罗赛托人健康的秘诀就在罗赛托自身,罗赛托人喜欢互相串门,来到罗塞托城经常可以看到罗赛托人在大街上停下来用意大利语言拉家常,或者邀上好友在自家的后院聚餐;在这个城镇的社会结构中,家庭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

其次,三世+同堂,他们绝大多数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众多家庭和家庭的祖孙三代,长辈在这里受到家人特别的尊重,有一个良好的生物群落。

再者信仰,在卡米尼教堂,教堂使得聚集在这里的人们是那么融洽平和,这不意味着我要多么去肯定信仰,这个跟中国人的信仰体构成不一样,我们在以后文章会单独论述。

第四,社团的公共保障作用。在这个不到两千人的小城,独立的市民团体就有22个。在这里的社团,人人平等,社团鼓励那些富有的人士,抛开他们成功的浮华一面,去帮助那些非成功人士克服生活中的挫折。

第五,本土文化移植与守护。为了让意大利南部的本土文化植根于宾夕法尼亚东部的这块丘陵,罗赛托人发展出了一个强大的、能够自我保护的社会结构,这使得他们免于遭受现代社会的冲击。罗赛托人之所以健康长寿,是因为他们独特的根源,是因为他们自己在山丘上建设的这片小天地。这就有点像老子《道德经》里描绘的“小国寡民,无为而治”。当然一切的前提还是来源于这部分人群独立的“公民意识”、“自由的思想”和超然的“文化自觉与自信”。
我们试想一下,你说的养老和旅居养老与这是何等的异同?

2、三个家,中国的老人在哪里?

鉴于我国占世界人口比重的五分之一,而实际上农业人口占据世界农业人口的五分之二(包含农业城镇人口在城市打工人群,非绝对务农人口)。我以乡村学校为案例说中国目前居住现状:乡村的小学已经几乎撤掉,小孩需要到乡镇上学,而父母基本上把家里的地都荒芜或者租赁给别人,如果经营也就是只种常用作物。家里一套房子,陪孩子在镇里上学一套房子(不管是租赁还是买卖),县里打工需要一套房子(不管是租赁还是买卖)。中国三世三居三散落,支离破碎的家庭环境。

试想,老人又放在怎样的位置?当然在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城里人很多相对自会享受寻找养老的诉求,他们有“独立的人格”、合理优越的卫生条件、还会炒股做投资,没事儿可以有个2.5天的周末,有钱有闲有心情。但针对于整个区县社会的养老还处在难以启齿的水平,法律法规不健全、医疗保障不健全、社会福利看不到,更不用提什么信念信仰体系的建立了,甚至连独生子女养育费都被政治衙役生吞活剥。我无意于争辩是城市还是乡村,没有区别对待,只是客观条件决定下也就更不用谈老人何去何从了。

3、一个养老生态系统的建立

生态系统的概念原本是属于生物学角度来看待的。概念并不鲜见。能把这个概念演绎到炉火纯青的当然是乐视的贾跃亭了,一个冠以以开发布会为名的“生态公司“,建立了一个超级庞大的生态系统。我们不用去明白这是啥,这个具体怎么解,只需要明白这是中国当代版的以价值观引领的“I HAVE A DREAM”。似乎又可以实现。他显然成了这个时代属于中国自己的马丁·路德·金。至于结果,天知道。养老是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而不是一个年龄层的养老,也不是什么“抱团”,这样单一的生物结构很容易出现问题,岂止是面对一个个老去。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建立是需要引导并遵循其规则的:生态、生产、生活、生命。

1)生态。生态包含了三个方面内容:第一个自然环境的优良,背山面水的“风水格局”等等;二是人员的年龄结构丰满,要做到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第三个是社会结构和保障系统的稳定性。通常我们考虑更多的是第一条件,第三个条件考虑不足,而往往忽略最多是第二个条件,这也就造成我们极大地谬误。

2)生产。工业文明逐渐解放了人的四肢,从一定程度上是人类的进步;农耕文明取代了狩猎,从一定程度上是人类的进步。但尤瓦尔·赫拉利以《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告诉我们:我们在驯化小麦的同时表面上是驯化了小麦,但是小麦的产量得到增产,品种得到改善,更好的适应土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小麦驯化了人类。他们反而是更大的受益者。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是互联网文明还是工业文明我们都需要反刍农耕文明:表面上科技进步,但科技让我们逐渐追逐而“失控”。时代需要呼唤生产,一是真的需要慢下来,二是至少也要追求一点《桃花源记》里“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的自然情趣吧。至少可以锻炼一下体魄,寻找一下精神世界里的“沧浪之歌”,用一种最自然最生态的方式与土地亲密。

3)生活。生活是错综的。生活是指人类生存过程中的各项活动的总和,范畴较广,一般指为幸福的意义而存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生活啊。好像在城市里只能叫谋生活啊:日出而上班,日落而下班。也不知道在城镇化的大浪之中,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才是真真正正的生活?好羡慕可以喊出生活二字的人。一个养老系统需要的生活。

4)生命。老子曰: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当然在这里除了自然条件下,还有回归大道,与天为一,简单的理解精神家园,精神不枯竭。养老实际上就是守护精神、与天为一,遵循自然规律,讲求天生天杀。这就是为什么我会以移民美国的罗赛托人为例了,实际上他们建立的是一个精神家园,属于自己的家,为守护共同的精神家园而建立的,再大到美国移民,整个美国就是在建立一个大共同“精神家园”,但是这个精神家园与我们的中国人理解的生命还不是一回事儿,我们的更高级,我们在以后针对信仰、宗教、文化、生命等进行深层次的剥离和解读。只是在这个当下污浊的社会中我们的选择更狭窄,才会出现出这样种种的社会淫祀现象。在国内也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案例,那就是聂梅生老师的“清朋华友”,他们其实是志趣、人格独立健全的一类人共同价值观的组合,构造一个移民式的“精神家园”。可以对比罗赛托人的案例。

纵观整个中国所有的养老和旅居养老都是不可言说的忧伤,目前只是小规模人群可以拥有、也仅仅只能用人民币、身份、价值观堆积而成。他们并不能代表普罗大众的真实意愿。随着社会进步和信息公开所有的人都会从观念上逐渐意识到真正的养老不是迁居、不是被剥夺生产能力和一次性的”脱贫致富“,每个人都需要参与到建设社区和社区自然生长之中来。但这个过程又极其漫长,需要足够耐心。观察世界我更建议以生物视角看这个问题,其实自然死亡才是最正常的死亡。三个家,老人到底应该在哪里?旅居养老不是寻找“诺亚方舟“,也不是内心无根的盲目的迁居,而是重建”精神家园“。生死也原本是很体面、很优雅的一件事情。

(三)一生二世,再活一次。

我们看过上面的两种养老活法,其实归根结底是一种,都是在塑造一个群落生态,旅居只是反映了一个动态过程,实际上要想长久还是重塑生态,之所以介绍罗赛托人的意义就是对比,最好的旅居也是形成一个移民群落而已,还不如回到过去的“四世同堂”,但社会发展到支离破碎最后就出现了这三种可能的存在,我们看一下第三种情况,未来人生的第二种活法:一生二世,人生下半场完成更满意的自己。

因为进入21世纪,信息化和机器智能化正按照“信息增殖进化的方向飞速发展”。已经渗透到我们的机体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以物质、能量所表征物理系统(这个系统的约束条件是物质和能源),正转向以信息、意识、思想、智能、生态所表征的人工生态系统(这个系统的约束条件是太阳能),也许再过一些时日人类可通过直接吸收太阳能就能驱动身体的生命运动。

随着工业化进程,现代科技,现在的人又要开始活一百多岁也不足为稀奇了;随着信息继续爆炸,人们也会有多种选择和生活方式呈现。 有没有想过,60岁,65岁退休,当你买个单反、出国旅游,开个房车国内遨游之后,还会有无尽的寂寞要安放?

退休以后,年龄和身体还有至少二十三十年灵动的时光,在半失能、失能之前,还有大把时间,再或者,当前外骨骼移植技术、柔性电子技术突飞猛进,很快在残障人士有了穿戴设备,扔掉拐杖和轮椅之后,年迈的老人们只要头脑灵光,都会跃跃欲试,到那时你看到的世界,或许是人类自从出现以来最精彩的时代,而所有人又都经历过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童年,信息时代、物联时代的精彩集合,那剩余活蹦乱跳的二三十年,多应该重新来过、多应该为儿的梦想从新来过,多应该以田园山野为土壤,重新萌芽、全新生长一次呢?

人生下半场,敌人是自己。人生下半场,一定要活个精彩的自己,要活的连自己都赞美自己。

农业文明时代的颐养自得,不焦不燥的人生姿态,形成了与自然节拍协调;工业化进程中,人们在证明自己的过程里慢慢遗失了自己,当你有了一定的物质积累了,心灵的沉淀就越来越需要释放。更需要换一种人生,换一种活法。未来三十年,我们不能停止思考,若不更加深邃,必将更加复杂,使自己处于可能不断膨胀的世界之中。

未来,一生二世,活给自己。

三、白银产业帝国是出路还是末路——寻求真正的解决路径

我们生活的现状是追求自然养老的群体得不到年轻人的关爱,连农村很多都已经不管老人的,有的甚至直接送到养老院;城市里相对追求多一点有老年公寓和一些养老地产以及以及一些可购买的养老金融,相对的养老意识、医疗卫生还健全一些。目前的养老基本上解决养老问题是通过项目运作的方式,这些都是和地产金融绑架到一起的。澳大利亚、美国、日本、德国等的养老模式都可以借鉴,但是这个不是根本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真正的生命是追求自然死亡,我们作为一个氏族社会成长起来的国家有他的基因,最好的方式是四世同堂。

实际上目前能够缓和白银时代的是生育率、国家意志以及人文认知。国家意志就是我们在上面中医话语权的问题,就是做世界的主人和人民币的国际化一样:中国的医学是最科学的最可信的,中国的自然养老的方式是最高级的。这也就自然引导全面鼓励生育,遵从自然选择,削减老龄化,抑制老龄化产业过度扩展。人文认知是最高级别的认知,是让所有人知道我们自然编码的中国人优秀基因和优秀医文化(不治已病治未病)的优越性。

在这方面目前国内没有一家机构是入门的,大健康养老产业是一个金融概念,我们要参与进来分一杯羹还是主动选择自然养老主要看认知力、理解力和洞察力,所以也就给社会企业和资本,给金融投资模式的养老提供了创新机会,但我们要明白最终赡养鳏寡孤独是国家的事情,最终解决这个大问题的是国家,而不是市场,市场在里面仅仅起到微乎其微的作用。

科技进步和创新上智能可穿戴设备与养老医疗,家庭医生都会成为这个产业的新的增长点。同时我们提出了“一生二世,活给自己”的理念,但大多数人的养老养生还是会寻找按部就班,未来会出现以创业和再活一次的方式参与养老。

还没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