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现在要真正说清楚“我们”是谁,很难!

长长地吸一口气,试着念一遍: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金阙云宫九穹历御万道无为通明大殿昊天金阙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憋着了吧,这个相当于学术名称,知道这一大溜说的是谁吗?官方名称是玉皇大帝,老百姓都叫“老天爷”。

学术界、官方和老百姓各说各话,实际上说的是一个神仙;可是又好像说的不是同一个神仙,而是自己心目中的神仙。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关系也有点这个意思,就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陕西省袁家村是国内乡村旅游的典型,网上流传着一篇袁家村党支部书记郭占武的演讲稿,其中说到:“我原来想发展袁家村的时候,我找过专家,当然没敢全国找,我在我们陕西找,西安市科班的、也就是国家认可的人,A级、B级找完了,然后资深的我也找。做规划的、设计的,我倒想简单嘛,给我们村做好规划,就是我们想做旅游,用规划、用旅游来带动农民挣钱,让城里人来旅游。大大小小我找了有20个旅游规划的,到袁家村来一看,然后回去,回到西安再请他吃饭,临走的时候又跟我说: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你到底是想骗国家钱还是干什么,你这地方根本就做不了旅游,你咋能做旅游呢。西安人是在秦岭旅游,秦岭的车都进不去,进去了就在泉水那里洗个脚,就等于出来旅游了,都不愿意往北边走,最后找设计的都找不了。最后有一两个人给我回话了,一个说:等二十年再说,等大西安发展,你们要是兵马俑、要是华清池、那就好做了。但是我说,我们要是旅游景点,我还需要你做规划。所以我们自己因地制宜,什么叫因地制宜。做什么,07年,我们定位,我们做民俗。”

以上是大实话,不知道发言现场以及看过这段文字的行内诸君作何感想!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旅游业学术界、政府机构以及经营者之间的小尴尬现状。

一部分行业经营者在自己干,学术界在忙什么?最近看到一篇国内旅游学术论文,刊登论文的载体名头很大,以下是论文摘要: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在此绝没有贬低这篇论文的意思,论文辛辛苦苦写出来,除了发表以外,应该对行业实践发挥作用,哪怕是很小的作用。读了整篇论文,是没大看明白意思,有些惭愧,尽管和自己的工作范围很接近。

学术界的伙计们可能在忙着解释政策,忙着参加会议论坛,忙着著书写论文,尽管有一部分论文发表出来就完成使命。

前段时间携程被“大数据杀熟”的舆论搞得有点烦躁,只好自证清白,在官方公众号上发了《携程“大数据杀熟”了吗?并没有》文章。文章开篇就说:“针对日前网上所谓“酒店同房不同价”的疑问,携程排查和分析了网友列出来的问题类型,并逐一做出释疑。”“有杀熟”还是“没有杀熟”?还得自个“排查和分析”,赤膊上阵!这时候,找找战略合作伙伴,让第三方学术机构去研究说明也许会好一点,论文题材也有了。

反过头来再看看一年前,携程的伙计们给云南省长写了封公开信,建议用大数据手段整治云南旅游乱象。旅游大数据可真有意思,搞得携程伙计们信誓旦旦说自个没干,又得豪言壮语说自个能干。

携程一个多情的眼神过去,云南方面没接住,却和腾讯入了洞房,这就有了“一部手机游云南”。也就有了旅游行业的学、政、商关系另外一个意思——你干我的,我干你的。

“一部手机游云南”是这几年国内少有的由省党政首脑力主牵头,集全省旅游行业以及互联网巨头之力建设打造的系统工程,项目建设期间就累加了诸多的名头和期望,本身就有大量的行业话题和研究课题。项目6月1日正式上线开张,今个只说说关系问题。

“一部手机游云南”这个系统是谁的?这个APP上显示,毫无疑问是腾云公司的。

腾云公司是谁?该公司发布的一篇PR稿中,称“云南腾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简称腾云公司)是为响应云南省“一部手机游云南”战略,由云南省政府和腾讯主导发起,腾讯公司、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云南省交通投资建设集团三方共同成立,负责“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的建设开发、平台运营等业务。”

在这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最后,有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未来,腾云公司的先进经验和创新模式还将逐步辐射拓展到全国和海外其他地方。”这更是腾讯的意思,下这么大力气,目标不可能只是区区一个云南,那么就更应该研究研究这个系统。在APP首页可以看到这样的系统说明: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看了这个说明,是不是有点小糊涂?不过自然会认为“一部手机游云南”是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的官方APP,这就延伸出一个问题:如何划分政府职能和商业运营的边界,厘清明晰两者的关系。剥离华丽和技术的词藻,“一部手机游云南”本质上是目的地数字系统(也叫目的地营销系统DMS),APP、小程序以及微信号等只不过是表现形式,先看看国外的例子: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尽管Tiscover是最老牌的目的地系统之一,可自从被HRS收购以后,页面上没有了奥地利、德国等地旅游局的影子,完全是商业化运营。

而新加坡旅游局的目的地系统是自家运营,其他商业公司则来的都是客,是合作伙伴关系。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看看国内的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运营维护归信息中心负责,可是系统商务部分却有一家公司运营,但没有说清楚是谁。

“一部手机游云南”系统项目则比较复杂麻烦,理论上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和腾云公司是授权委托的关系,意味着现在腾讯做得,将来阿里巴巴也可以做得,有点绕了,下面看看系统中的商业运营部分: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这句话很有意思,应该说系统中机票预订部分是携程运营,绕弯子。

酒店预订渠道则是艺龙,还可以在文字里打个埋伏,说明一下订酒店可以上携程。旅游线路有省内旅行社在运营,而景区门票预订没看出什么,只是看到标识“微信支付”,没有支付宝。

基本上是腾讯系热热闹闹,但在理论上,美团、飞猪、途牛、驴妈妈等也可以平等地加入渠道,掺和掺和,可实际上够呛。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自由行定制栏目:

旅游行业的学政商们,都想清楚“我们”是谁了吗

在旅行社定制部分中,“云南腾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赫然在列,这说明“腾云公司”具备旅行社资质,既然是一家旅行社,那么问题来了:作为同样的被管理对象旅行社,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将来在平台上如何界定评判腾云公司和其他旅行社的关系以及有可能发生的纠纷和矛盾?有点绕,不过绕到《旅游法》了。

再说说系统中政府机构要干的事——旅游投诉受理。

提高云南省旅游服务质量,是“一部手机游云南”系统的重要初衷。我们可以看到,系统提供了三种投诉方式:在线投诉、电话投诉和语音投诉,其中电话投诉的电话号码是96301,咦?不是全国统一的旅游投诉电话12301。

这就不得不纠结到另一个项目——12301国家智慧旅游公共服务平台。

12301官网“关于我们”介绍说:12301国家智慧旅游公共服务平台,2015年9月正式运营,是连接旅游出行者、从业者和监管者的具有公信力的服务聚合平台,是国家部委中第一个以 PPP模式构建的国家级旅游公共服务平台。12301平台目前已实现集中受理全国31省的旅游咨询与投诉,游客通过拨打 12301语音电话、12301微信公众号、微信城市服务、支付宝城市服务、国家旅游局官网,均可在全球范围内获得7×24旅游咨询与投诉服务。12301国家旅游服务热线还与国内部分省市的12315、12345和12308中国公民领事保护热线实现信息共享,最大程度地保护旅游消费者的权益。

12301国家智慧旅游公共服务平台,作为第一个以“语音+微信服务号/企业号+官网+城市服务”全媒体形式提供旅游公共服务的平台, 奉行“政府服务市场、大众服务大众”的公共服务理念,具备旅游公共信息发布及资讯、中国旅游产业运行监管、景区门票预约与客流预警、多语种旅游形象推广和国家旅游大数据集成等五大功能。

说了半天,还是没说我们是谁,是哪家公司。

以上文字材料中有几个关键词,一是PPP模式:PPP是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指在公共服务领域,政府采取竞争性方式选择具有投资、运营管理能力的社会资本,双方按照平等协商原则订立合同,由社会资本提供公共服务,政府依据公共服务绩效评价结果向社会资本支付对价。PPP是以市场竞争的方式提供服务,主要集中在纯公共领域、准公共领域。由此来看,“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有点PPP味道,而现在评判“12301平台”和PPP模式成败还为时尚早,不好说。既然是第一个PPP模式项目吃螃蟹的,麻烦事肯定不少,现在来看当时双方想简单了,也想乐观了,如同“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一样。

无论什么样的模式,如果“串界”干活应该合法、合规和合理,即角色地位合法、程序流程合规、利益取得合理。照这个原则,两个系统都有点问题。

二是支付宝城市服务,“12301平台”设置了许多投诉渠道,除了腾讯的微信渠道以外,还有阿里巴巴的支付宝渠道,在支付宝角落里搁着。不过估计“一部手机游云南”没有想到12301还有个微信投诉渠道,更不用提支付宝了。

三是公信力,除了政府机构的背书之外,“一部手机游云南”和“12301平台”两个系统的重点都是诚信体系建设,表面上是国家和地方两级系统的衔接,背后还涉及运营公司之间的利益分配等更深层问题。当然文中提到的“旅游公共信息发布及资讯、旅游产业运行监管、景区门票预约与客流预警”等等方面的对接将来也是麻烦事一大把。

最后,文中还提到“旅游产业运行监管”和“国家旅游大数据集成”,实际上,这些活搁在了作为学术研究机构的中国旅游研究院!是不是更有些绕?!学、政、商三界都齐了。

前文中提到的袁家村郭占武在演讲的最后呼吁:“最后的问题,袁家村是我们自己是带着农民自己做成的。现在,我们的危机感是袁家村现在是瓶颈,等于说,我们的智慧已经用到了极致了再要发展,拜托各位专家、同仁、各位对农村感兴趣的,如果要到农村来尝试,来这里看一下。”旅游学术界不能上天腾云驾雾,也不能入地不明就里,还要在地面上解决实际问题,袁家村、携程以及云南等问题。

旅游的学、政、商真不能各干各的。

最近,文化和旅游部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文化和旅游部严肃查处丑化恶搞英雄烈士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的信息,看了一会才回过味来,这是原文化部的职能!那么机构改革以后,文化和旅游部的监管对象不但有今日头条,还应该有腾讯,是“一部手机游云南”的腾讯。

旅游的学、政、商定位和能干什么还应该仔细琢磨一下。如果角色合法、合规和合理,就能够在“关于我们”里说清楚讲明白。

不过现在真正说清楚“我们”是谁,很难!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