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成功 梵净山面临商业开发尺度大考

过去多年,世界遗产对于各地的游客吸引力普遍被高估了

去年我国可可西里、鼓浪屿申遗成功带来的关注热度仍未褪去,7月2日在巴林麦纳麦举行的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又审议通过将中国贵州铜仁梵净山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梵净山也成为了我国第53处世界遗产和第13处世界自然遗产。在专家看来,因为申遗过程要耗费大量财力、物力,景区在申遗成功后调高票价、加速商业开发相对正常,但实际上,过去多年,世界遗产对于各地的游客吸引力普遍被高估了,地方政府和运营方即使要开发,也一定要把握好度,以免触碰红线影响得之不易的申遗结果。

申遗成功 梵净山面临商业开发尺度大考

公开信息显示,梵净山位于贵州省铜仁市境内,是武陵山脉主峰,遗产地面积402.75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372.39平方公里,保留了大量古老孑遗、珍稀濒危和特有物种。据悉,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自然遗产评估机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表示,梵净山满足世界自然遗产生物多样性标准和完整性要求,展现和保存了中亚热带孤岛山岳生态系统和显著的生物多样性。

据梵净山景区官网介绍,该景区是由民营企业贵州三特梵净山旅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运营。该企业成立于2004年9月,主要从事旅游业务经营和管理,包含景区开发和运营、客运索道建设和运营、综合性旅游服务等业务。数据显示,2017年度梵净山实现营业收入1.82亿元,同比增长近40%;实现净利润7149万元,同比增长77%。全年接待游客达到83.15万人次。有分析认为,近年来,梵净山景区逐渐成熟,虽然为申报5A景区和世界自然遗产加大了景区提档升级的投入,但因运营方同时加大线上线下品牌宣传投放力度,仍然保持了营业收入和利润的较大增长。

“不可否认,潜在的商业价值、旅游开发价值已成为各地下定决心申遗的主要动力之一。”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直言,申遗过程中,景区运营成本势必会出现明显上升,部分企业甚至可能因此债台高筑,所以在申遗成功后,运营方肯定会需要通过各种渠道补偿此前的投入,商业开发不可避免。举例来说,洛阳龙门石窟“入遗”前每年门票收人1000万元,申遗成功第二年就达到了2700万元;1997年申遗成功的平遥古城,1998年门票收入从申报前的18万元一跃至500多万元,翻了近30倍;2008年7月,福建土楼申遗成功,不久后,土楼门票就从30元提高到90元。

刘思敏认为,世界遗产的名号确实为景区带来较大的品牌效益,迅速为景区扩大知名度,而且我国也确实出现了一些成功申遗的景区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发展的案例,比如曲阜、承德等。不过,在他看来,近年来,人们其实高估了世界遗产等评选结果带来的游客吸引力,导致部分景区甚至出现因商业开发过度被警告等情况,“申遗成功后,地方和运营商对于景区的开发需要把握分寸”。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作者:蒋梦惟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