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的尴尬:既要回归主业,又想抽血主业

预亏的业绩,与大手笔“买买买”背后,海航究竟要怎样“聚焦主业”?

海航集团迫切通过“卖卖卖”解决流动性危机的同时,其旗下聚焦航空主业的海航控股却在预亏的同时抛出56亿购买清单。

海航集团的尴尬:既要回归主业,又想抽血主业

近日,海航控股(600221.SH)宣布拟以15.6亿元收购新华航空12.18%股权;不超过33.4亿元购买海航技术60.78%股权;以及以6.96亿元购买海南天羽飞训100%股权,合计约56亿元的交易引发市场关注。

4月12日,海航控股接连发布一系列公告,公布购买标的审计报告、回复上交所有关业绩波动问询。从公告内容来看,承担海航集团“回归主业”大任的海航控股旗下子公司变数颇多,资产减值、飞机购机权转让资本化利息增加,补贴收入、资本化利息不达预期。预亏的业绩,与大手笔“买买买”背后,海航究竟要怎样“聚焦主业”?

受子公司拖累,海航控股业绩变脸预亏超30亿

2019年1月底,海航控股发布第一份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公司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亿元到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0%以上,或将出现亏损。同时,海航控股将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归结为航油和起降费成本上涨、汇兑损失(上期为汇兑收益)及资产处置亏损。

对于净利下滑的表现,投资者表现颇为稳定。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的券商分析师委婉的表示,这一业绩好过预期。

而近日,海航控股接连发布公告宣布购买三家“海航系”公司股权,作价56亿元,并同时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预计其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亿元到-4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90%到220%;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2亿元到-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5%到264%。

据蓝鲸产经记者统计,海航控股自2009年以来,均保持盈利状态,如果此次亏损,将是其近十年来第一次出现亏损状况。

根据海航控股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给出的答复,此次亏损的原因主要有资产减值、飞机购机权转让资本化利息、公司原根据补贴政策计提的部分航线及其他补贴未能按照预期到账、调减公司原确认的投资收益4项。该公司还在回复函中承认,业绩预告披露工作流程不够完善,严谨性、有效性需进一步提升。

海航控股虽然并未披露涉及的具体数据,但从回复函内容来看,其对外投资的部分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均有资产减值现象。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持有的新生飞翔、兴航融投与滨海农商行等上市公司股权公允价值,相对于成本的下跌幅度已达到或超过50%,或者持续下跌时间已达到或超过12个月。

在非上市公司部分,海航控股持有的海航机场集团等非上市公司股权出现 2018年度经营业绩下滑等减值迹象。海航控股表示,根据目前的初步评估结果,部分股权投资的评估价值低于账面价值,因此需计提相关投资减值准备,但并未披露具体计提减值数额。

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透露,海航控股业绩变脸背后,不仅是其投资失利,还有处在瓶颈期的航空主业表现。

2018年12月,蓝鲸产经记者也曾在《断臂回归航空主业遭三巨头围剿,海航如何实现自我救赎》(http://www.lanjinger.com/news/detail?id=98248)一文中提及,根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与中国国航(SH:601111,以下简称“国航”)、南方航空(SH:600029,以下简称“南航”)、东方航空(SH:600115,以下简称“东航”)相比,海航控股的毛利率处于下滑状态,且不及三大航。

而与海航控股同样起家于地方的“非央企”春秋航空(601021.SH)、吉祥航空(603885.SH)毛利率也都稳定在15%左右。

面对下滑的业绩,海航控股也开始抓紧出清资产。2018年以来,该公司先后出清巴西Azul S.A.优先股股权、出让乌鲁木齐航空部分股权、拟5500万美元出售一家香港注册公司以及正在交易北京燕京饭店有限责任公司等。

2019年3月,海航控股公告称将向NGF GENESIS LIMITED出售2架自有B737-800飞机,本次交易合同金额共计27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亿元),最终出售价格将根据交付时飞机的技术状态进行适当调整。对于2019年以来的资产出售计划是否是为预防连续亏损现象出现,海航控股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并未回复蓝鲸产经记者的采访提纲。

海航集团既想回归主业,又想借主业还债?

其实海航控股的业绩亏损在2018年半年报中已露端倪,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8亿元,同比减少52.19%,盈利腰斩。同时,财务费用激增约8亿元,融资成本攀升。半年来,海航集团不断出售资产,承担主业的海航控股却不断抛出资产购买计划。

海航控股曾在2018年初停牌酝酿购买海航集团旗下百亿资产和募集70亿配套资金的重组方案。具体包括,海航控股拟通过向被收购资产所有方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海航航空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海航技术60.78%股份、HNA Aviation 59.93%股份、天羽飞训100.00%股权;向海航西南总部购买西部控股60.00%股权;向天津创鑫投资购买其持有的西部航空29.72%股权。

此外,海航控股还计划以询价方式,向包括淡马锡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70.34亿元。但重组在2018年11月终止。

距离上次重组失败仅半年后,海航控股此次抛出的56亿元股权购买计划预算减半。虽然海航方面反复强调股权购买计划是为聚焦主业,但民航评论员綦琦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一方面,海航控股对于相关资产的收购在业务方面有所延伸;另一方面,上述举措也将起到为海航集团注资的作用,可以进一步缓解海航集团的资金压力,为其输血减负。

对于集团内部的资产腾挪,是聚焦主业还是为集团减负,海航控股公关部工作人员亦未回复记者的采访提纲。

綦琦坦言,海航控股是“海航系”中为数不多活的比较好的企业,虽然现阶段面临亏损,但日子还是比海航集团好过。

巧合的是,海航控股近日披露,海航集团计划减持海航控股股份合计不超过168061203股,占公司总股本1%,资金用途为拟偿还金融机构借款,侧面坐实了海航控股为海航集团“输血”。

流动性危机威胁主业发展,回归主业难题待解

“海南航空的服务是值得肯定的,其高质量和高效率管理也是在国内航司中名列前茅。从航空业态来看,航空公司自身造血能力很强,只要海航集团持续回归主业,不从海航控股抽血,在安全保障不放松,保持服务质量高水平,回归主业后的海航集团还是极有竞争力的,”綦琦此前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时隔半年,海航集团减持、资本腾挪等动作不断,不少投资者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海航集团处置资产都是大幅折价,为何海航控股会溢价并与海航集团发生关联交易?原本对海航控股重拾的信心,再次破灭,很担心海航控股成为海航集团的“提款机”。

从交易标的来看,新华航空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6963.79万元,海航技术2018年净利润为28063.39万元(未经审计),天羽飞训2018年1月-10月的净利润为15926.05万元。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交易标的中新华航空业绩不佳,此前也曾引发上交所询问,但海航技术、天羽飞训业绩尚可,但谈到支持海航航空主业,规模还是太小。

从账面上来看,海航控股虽然抛出大额股权购买计划,但截至2018年9月底,海航控股资产总计1879.19亿元,负债合计1144.08亿元,也正面临高额负债问题待解。如果顺利完成56亿元资产购买计划,意味着其财务费用或将进一步攀升。

有消息称,海航控股2019年应该还会抛出资产出售计划,此前已经计划出售但搁置的项目也会继续寻找买家。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峰此前在博鳌论坛上表示“海航会继续处置资产,回归主业,根本化解流动性风险,并聚焦航空主业健康发展。”

但有质疑认为,海航目前回归主业主要靠处置资产“卖卖卖”,真正有利于海航控股公司发展的动作不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航空业内人士坦言:“对于这一做法,海航集团续命成功就是对的,续命失败则是错的,以成败论英雄。”流动性危机爆发以来,海航主业也跟着大起大落,航权上肯定不及三大航(国航、南航、东航),但海航控股基础不差,不一味给集团输血,仍有机会。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