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超万亿的海航“巨舰”居然“穷的要死”

海航这个庞然大物来到了“命悬一线”的高度危险期
资产超万亿的海航“巨舰”居然“穷的要死”

7月29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海航集团发布的“16航海02”总值约15亿的债券构成违约,时至8月5日仍未兑付。海航这个庞然大物来到了“命悬一线”的高度危险期。

然而这已经不是今年海航集团第一次信用线亮起红灯了。2019年3月,海航另一笔私募债券到期,也拿不出钱来兑付。笔者很疑惑的是,在2018年底,总资产逾10000亿的海航集团已经是万亿巨头了,为何屡屡发行信用评级AAA的债券募资却又屡屡逾期违约,甚至穷到15亿都还不起。

疯狂“不务正业”,海航集团“蛇吞象”导致消化不良

成立于1993年的海航集团,从单一的地方航空运输企业几经浮沉。2000年海航几近被兼并的生死考验,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寒冬,也历经2008年金融危机下集团的巨额亏损成长起来。发展到2009年的海航已经成为旗下接近200家公司的行业巨头。

然而真正的高速井喷期其实在2016年,海航集团开始疯狂并购。

2016年是中国资本是参与国际并购最火热的一年。据全景财经新闻报道,16年国内全年的海外投资高达2158亿美元,对比2015年增幅接近50%,海航公司是当年海外投资金额最大的“金主爸爸”。其中最为闻名的2笔超级收购,包括60亿美元收购的美国科技公司英迈和以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约的25%希尔顿集团股份。

时间线到2017年,海航集团仍然坚持“一路买到底”的策略。

22.1亿美元收购曼哈顿公园大楼,7.75亿美元收购嘉能可石油51%股权...

到2017年底,海航集团资产翻了一倍,旗下公司五花八门的公司增至450余家。以万亿资产进军世界五百强的同时,疯狂并购也使集团风险包袱也越来越重,2015到2017年仅仅三年时间海航集团新增带息债务已逼近4000亿元。试想资产逾万亿的企业,负债比率逼近50%,这代表着一旦出现稍大一点的资金链问题就能让这艘巨舰短时间内折戟。

第一个让海航等海外投资大公司清醒点的是银监会。

2017年,银监会突然喊停,严查国内负债过高,海外投资凶猛的民营企业。其中万达、海航、复星和浙江罗森内里四大企业被重点“照顾”,其把风险留在国内却把利益留在国外的激进投资风格被点名批评。

海航集团在疯狂的“海投”后进入了成立以来最黑暗的时期—资产流动大危机。

“拆尽东墙难补西墙”,甩3000亿都填不完的负债巨坑

据媒体报道,海航集团在2018年负债高达6574亿,具有着很大的流动性危机,负债比率突破70%。为应对此次流动性危机,海航迅速甩卖了一批金融、地产资产。

2018年1月海航出售NH酒店股份,并2.05亿澳元卖掉悉尼写字楼;2月159亿出售香港两个机场地块,3800万美元出售红狮酒店16%股份,减持德银;3月又以19.33亿出售海南高和和海南海岛建设全部股份;2018年4月10日,海航出售希尔顿3448万股普通股,价格为每股25.75美元,累计套现达8.87亿美元...

几乎在当时的每一天,我们都能看到海航各种“大甩卖”的新闻。然而就算基本把前几年都投入的海外资产尽数吐了出来,也没有填完这个负债的深坑。

据海航集团2018年债券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总资产1.07万亿元,同比减少13%,总负债7553亿元,却增加3%,而负债告急的同时,营收能力也亏损严重。据年报显示,2018年净利润亏损49亿元,据悉这是海航集团历史上的首次亏损。

临危受命,陈峰做不了救世主?

2018年7月,时任海航董事长的王建意外去世。已经退居幕后两年,与王建并称海航“左右手”的陈峰临危受命上任董事会董事长,其子陈晓峰受任首席执行官。

陈峰上任后做了什么呢?

1)高频剥离资产,回归航空主业

陈峰上任后力图在业务上回归航空主业,同时把目标对准高速增长的多元化业务。明确海航继续在2018-2020年大量减持非主业资产的“甩卖计划”。截至目前,海航集团已经减持逾3000亿的资产。

2)人事大变动,换血核心管理团队

除上述提到的,具有丰富海外一线经验的陈晓峰担任首席执行官外,时任海航集团创新总裁的陈超被任命为海航集团副总裁;海航控股董事长包启发一进入董事会。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明宇接任监事会主席一职,负责合规和风险管理工作。

3)守住“刚性支付,柔性偿还”的安全底线

剥离巨额资产的决定引来了外界各种猜疑,海航集团内部也隐隐动荡。海航采取了系列调整措施积极自救,从航空安全和刚性支付两方面保障安全。即使着急处理资产偿还债务,但不急切于卖到“豆腐价”,守住安全底线。

然而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营收持续亏损又负债累累的前提下,这种柔性还债刚性支付的策略是短期内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海航现今已经被逼到15亿资产都难以偿还,上半年私募债券逾期违约2次的尴尬境地。

就海航集团而言,除去到期未偿还的“16海航02”债券,海航集团未到期的债券规模高达164.59亿元。这仅仅是以海航集团为主体发行的债券,而海航系的其他平台:海航实业、海航旅游、海航资本、海航集团国际、海航航空、长江租赁等主体,合计债券余额300亿;事实上,除了上述高额的债券,海航系还有庞大的应付票据余额高达100亿。

这艘行驶了26年的巨舰已经走到了“生死线”上,在巨大的流动性危机、巨额的负债里死循环,那么面临这个航空巨头的最坏可能是破产重组。如果海航集团有配图,2019年的它注定是灰暗的。

面临海航集团的会是重新崛起还是世界末日,我们拭目以待。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