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旅游消费变迁与数字化战略

IP从一个概念正在成为中国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时代,产业增长的新动能
在“IP新G元”2019中国旅游IP高峰论坛上,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

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IP?大家要知道我们是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老传统的中国,我希望企业家们、文化工作者们,能够用我们的努力,让更多年轻人,更多下一代人甚至海外人士了解我们传统的文化。

②我们要告诉年轻人,我们的今天的幸福是怎么得来的。在海外有机会演讲的时候,我演讲之前会专门说一下,我希望把“中国梦”翻译的时候,不仅仅翻译成China dream,它也是Chinese dream,中国人的梦想。

③把承载五千年的记忆,五千年文明的传统文化,承载我们新中国建设成就的当代文化,以及国家红色基因文化都可以用IP打造出来。

戴斌:旅游消费变迁与数字化战略

以下为演讲实录:

谢谢景域的小伙伴如此用心,我注意到刚才洪总演讲的时候,说愿意做一个珊瑚虫,要知道珊瑚可是最名贵的,从您和景域集团小伙伴的实践来看,IP从一个概念正在成为中国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时代,产业增长的新动能。

 

早在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初期,我们有三个核心的判断:一个叫美好生活,成为新时期文旅融合的重点,也是我们的新目标。第二,旅游和文化融合发展需要与大数据作为动能和突破口。第三,文化旅游融合发展必须有一批像我们景域集团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市场主体。

 

我非常欣喜的看到,过去几年中间,特别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IP在整个产业发展中不仅成为理论上的热点问题,也在实践当中越来越成为产业发展动能的现实现象。今天下午我同事张佳仪会代表我们课题组,中国旅游研究院和驴妈妈联合发布2019年文化和旅游IP的专题研究报告,借此机会,由新时期的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时代的IP打造问题,谈三个方面的问题,和各位请教:

 

第一我们需要什么样的IP?我们知道我们谈到IP,往往会谈到迪斯尼、熊本熊,我们会谈到很多海外的东西,但是大家要知道我们是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老传统的中国,我希望企业家们、文化工作者们,能够用我们的努力,让更多年轻人,更多下一代人甚至海外人士了解我们传统的文化。在这方面我也非常尊重梅总,我看过他很多节目,在张家界、漓江,我看了很多,这些节目由于您的努力,让更多人了解了中国文化,在内部研讨会上我们专门谈过这个现象,我说不要认为只是国家大剧院,在金色大厅演出才叫文化,我们市场化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文化。因为我心目中,文化是为国为民的,不是小众人在小圈子里自我叫好的文化,正是这么多人的努力,让我们传统文化发扬出来。

 

如果只是躺在书本文字中间的故事,就不能化作“天梦湖缘”。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有更多梅总这样的文化工作者、文艺工作者和我们洪总这样的企业联合起来,把更多基于传统文化基因的文化,真正的走到人民群众中。让博物馆的文化、书本的文化、大地上陈列的文化都能够活起来,让人民起来对我们的文化有更多的获得感和满意度,我们IP要继承弘扬传统文化。

 

第二我们要告诉年轻人,我们的今天的幸福是怎么得来的。在海外有机会演讲的时候,我演讲之前会专门说一下,我希望把“中国梦”翻译的时候,不仅仅翻译成China dream,它也是Chinese dream,中国人的梦想。中国的梦想是民族的复兴、国家的强大,但它也要有人民的幸福,一个国家不能让人民在图书馆安静的阅读。这个东西怎么来的?就需要我们文化中,有着洪总这样的企业家,把承载文化基因的文化,变成广大年轻人喜欢的IP。

 

昨天下午我在北京荷兰大使馆,和荷兰旅游局有一个签约,有大使、军长各方面的贵宾,都在谈,主题是“梵高的艺术”,推广它的国家。现场人很紧凑,没有同传,我就用英文做了5分钟致辞。最后我发朋友圈,和我同龄的人,会问院长你们和荷兰旅游局签什么了,对我们有没有什么帮助?80后小伙伴基本问,院长第一次听你英语这么流利的演讲,能不能分享这个视频,95后基本在看马天宇,其实我很抱歉,我跟他握手的时候,没有太清楚他是谁。握手完很多人眼神都想杀了我,总不能不跟他合影吧。我也经常看TF boys,我们需要了解他们,但是我们依然要知道这个国家今天是怎么来的,我们历史上还有那么多的中共一大二大会址,沿着总书记的足迹看,就知道新中国成立得来的不易。

 

当天我有幸代表旅游局在现场观影,那么多英雄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很惭愧,我怎么站在这里,应该是洪总在这里,应该是更多的英雄站在这里。所以我希望用今天年轻人接受的方式,把我们承载红色基因的,塑造国家形象的这些文化,称为IP的新文化。所以我给洪总出第二个难题,希望你能做到,就是我们的文化让老百姓有感觉。

 

第三,刚才局长说上海没有什么文化资源,谈到文化资源的问题,我说上海有啊。我们小时候上海的大白兔奶糖,因为我小时候在安徽,上学的时候,老师拿了一个大白兔奶糖,我说怎么这么好吃,最大的梦想我一定去上海看看。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广州小蛮腰、贵州天眼等一系列地标性建筑,以及我们田子坊、宽窄巷子等一批民俗旅游,我理解是生活品质的集聚区,已经成为我们的打卡地。

 

这样我们能不能有一天梅总和洪总合作一个,让我们可以学习新的理念,它不仅停留在表面上,而是在我们的作品、产品实实在在,把承载五千年的记忆,五千年文明的传统文化,承载我们新中国建设成就的当代文化,以及国家红色基因文化都可以用IP打造出来。这三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希望大家想一下,今天第一次和洪总、梅总讨论一下。

 

另外我们怎么打造这些问题?第一我希望何市长以及我们书记都来到现场,以及党委和政府,希望好好研究理解贯彻落实这次四中全会讲的治理体系、治理能力提升的,有关旅游和文化的表述。比如文化权益的问题,比如我们从2013年旅游法出来以后,讨论的旅游权利的问题。当老百姓吃饱了,喝足了,文化的东西不仅仅是成本,而是那个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动能,是一种投资,更重要的是它是人民群众的权益,既然是权益,我们党委和政府就要满足他,帮助他们实现。

 

我们下乡演几场戏,办几个展览不是对人民群众的恩惠,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办到了,我们就对党和国家负责了,办不到我们就失职了。这方面我们希望把文化和旅游两方面融合,打造主客共享的美好生活新空间,不要把文化和旅游割裂开看,这是第一点,希望各级党委和政府,有更高的政治站位,研究新时代文化建设和旅游发展问题。

 

第二我希望有更多的像洪总这样的企业家,探索适合中国人的休闲娱乐的项目和旅游产品出来。我们当然需要迪斯尼,需要环球影城,谁来满足老百姓日常生活消费,不能说休闲就奔着迪斯尼去了,我经常说90后、00后,他们的消费肯定是代表未来的,可是50、60后的消费呢?50后、40后的消费呢?他们谁来满足?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和西方完全不一样,比如孩子的乐园,还有刚才欢乐谷也在讨论,不要小瞧这个东西。出现北京欢乐谷,说这个东西和迪斯尼怎样,我说你不要和迪斯尼比,他们的存在让老百姓有一个欢乐的半天,OK了。

 

所以我们开发新产品的时候,一定要紧紧瞄准一个方向,当代人民群众对文化的需求,这就是我们的市场。有人说旅游和文化有什么新的政策和风口,我说没有。不要说给一个牌子就怎样,人民群众最大的需求,14亿人口的需求就是我们最大的增长点,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所以我希望企业家能够瞄准老百姓的需求,培育新时代独立的自主产权的IP。

 

第三洪是总谈到的,我们科技时代到了,下个月15日北京将召开新一届旅游集团年会,今年主题是“科技助力旅游集团的发展”。新的科技,我们不能只是谈概念,我们要重点用实验室经济驱动我们的发展,只有我们科技从概念落到产品、项目上的时候,我们才说新的时代到了,不能只是让我看一个很炫的技术,要的是人民群众可触可感的东西。咱们不是空谈一些概念,要落地。所以希望我们要寻找新的手段,就是用科技驱动。所以怎么把它IP,我也没有完全想明白,和市长讨论一下,如何发挥各级党委和政府的积极性,文化不是作为负担,而是作为我们治国理政发展之一。

 

让我们企业家以最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为出发,推动文化发展,做实验室经济,推动我们新产品的创新。更希望我们用好新科技,对大多数企业而言,我不认为科学技术都要搞无人驾驶。最后希望我们文化创新,新时代泱泱大国的文化打造,我们要用更大力度推进,我们不拒绝任何可以让人民共享的文化产品、文艺作品。

 

昨天我在讲和荷兰的时候,做演讲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话。因为他们争论梵高是法国的还是荷兰的。法国人说是法国的,我说错的,他们说梵高是荷兰的吗?我说也不绝对,我说是法国的,荷兰的,也是中国的,更是全人类的,我想我们的IP第一人清华先生,我希望我们做出的产品,过去我们是拿来,今天我们是创造,未来我们是对人类有贡献的,谢谢。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